Warning: mysql_fetch_assoc():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MySQL result resource in /disk2/wwwroot/www.soushu.co/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18
第495章 生女_庶女嫡谋最新章节_都市小说_搜书阁
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庶女嫡谋最新章节 > 第495章 生女

第495章 生女

 热门推荐:
    另一位老嬷嬷说:“看这位夫人的情况,想要母子平安有点难啊,若是喝下一碗催产药,或许还能活一个。”

    邵芸琅毫不犹豫地说:“保大,无论如何,要保住大人!”

    几位老嬷嬷互相看了看,觉得这位姑奶奶心肠还挺好,不过她说了应该不算吧?

    “芸琅……”秦晗双伸手抓住邵芸琅的手腕,艰难地说:“我要孩子……芸琅,帮我保住孩子……”

    “大嫂,您疯了吗?您要是死了,这个孩子要怎么活?您的尹哥儿要怎么活?”

    “可他在我肚子里八个月了……芸琅,我怀他怀的这么难,我……我怎么舍得啊?啊……好痛……”

    观音庙在京郊,丫鬟们很快带回来了一个稳婆和大夫,但都是附近村子里的,并不是武侯府养着的,见到这么多贵夫人,吓得都不敢进门。

    邵芸琅扫了他们一眼,郑重地说:“只要你们能保我大嫂平安无事,我重重有赏,若母子平安,我可以达成你们一个心愿!”

    屋子里,秦晗双的惨叫声不断,听着都让人发寒。

    大夫的药很快就熬好了,几位嬷嬷帮着喂进去,稳婆一开始不知道邵芸琅的身份,一直推却说自己不行。

    等她知道了邵芸琅的身份,突然换了一种态度,咬着牙上了,尽心尽力帮秦晗双生产。

    “孩子虽然才八个月,但个头不小,这位夫人不是第一次生产,应该不难的,只是胎位不正……”

    邵芸琅打断她,“胎位不正可以扭转过来,你们想想办法。”

    “是是,确实有人会这一手,可……可民妇不会啊。”

    去京城请的人没那么快回来,邵芸琅也为难了,坐在床边看着凄惨的秦晗双,冷声问:“就没什么办法能把孩子弄出来吗?无论死活!”

    她知道,这个孩子如果出来,秦晗双还有活命的机会,如果出不来,那必然一尸两命。

    “这……”稳婆看向床上的夫人,大户人家不都以子嗣为主的吗?若是孩子死了,她会不会跟着偿命?

    “有法子就尽快动手,否则……”邵芸琅厉眼扫过去,吓得那稳婆不敢有其他心思。

    “办法还有一个,就是产妇要遭些罪。”

    秦晗双转头哭喊道:“我……我不,我要孩子!”

    “大嫂!”邵芸琅呵斥道:“没人说不要孩子,现在就是要让孩子生出来,如果大嫂你不想生,就在这里等死吧!”

    她愤怒地说道:“你以为自己带着孩子死在这里,我大哥会心疼你吗?他会伤心吗?他不会!他只会在你死后很快娶填房,然后虐待你的尹哥儿,说不定不用多久,你们母子三个就能在底下团聚了!”

    她声音不小,屋外的夫人们个个都听到了,有些人知道她是故意拿话刺激秦晗双,有些人却觉得她心肠歹毒,悄悄离开了这里。

    秦晗双愣愣地望着屋顶,是啊,她死了又能如何,说不定梁氏还会放鞭炮庆祝呢,唯一会为她伤心的只有父母亲人。

    还有她的尹哥儿,他才那么小,离开了母亲怎么活下去?

    看看邵芸琅就知道了,她小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她还只是庶女,作为嫡长孙,她的儿子肯定会成为继室的眼中钉,肯定活不到成年的。

    她咬着嘴唇,闭上眼睛,将身体尽可能放松下来,“来吧,我……我会配合到底!”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洪亮的诵经声,邵芸琅一听就听出了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一个丫鬟跑进来开心地说:“夫人,是大师们在前面给您和小公子诵经祈福呢,您一定会平安生下小公子的,小公子福气大着呢。”

    秦晗双眼睛明亮地笑着,“嗯嗯!我的孩子福气大着呢。”

    邵芸琅挑眉,早知道这样也行,她就先去找主持诵经了。

    两个时辰后,厢房里终于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虽然声音如小猫般虚弱,可到底是活着生下来的。

    宫里的太医和府里的稳婆都到了,邵芸琅赶紧让太医去看孩子,另一个大夫则给秦晗双诊脉。

    孩子虽然是早产儿,可个头却不小,有五斤六两,因此除了身体虚一些也没其他毛病。

    “谢天谢地!感谢菩萨!母女平安,真是太好了!”秦晗双的丫鬟婆子们个个喜极而泣。

    秦晗双已经晕过去了,否则肯定也会高兴地落泪。

    邵芸琅看着丑丑的孩子,解下身上的玉佩塞进她的襁褓里,“你这小娘子命大的很,将来长大了别骂二姑姑才好。”

    “二姑奶奶言重了,今日多亏了有您,否则……否则我家夫人还不知道会如何呢。”秦晗双的嬷嬷跪在邵芸琅面前磕了三个响头,真心实意的。

    邵芸琅无所谓,如果今天没能把这母女救回来,她也不会内疚,能活着也不是她的功劳。

    她转身走出厢房,就看到邵子瑜焦急地跑过来,一段日子不见,他瞧着竟然变了很多,身上少了青年人该有的锐气和朝气。

    酒气色气显然已经掏空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体和意志,也难怪秦晗双会对他失望透顶了。

    “大哥。”邵芸琅淡淡地打了声招呼。

    “芸琅,你大嫂如何了?孩子呢?”

    邵芸琅嘴角挂着一抹讽刺的笑容,“大哥来的真快啊,放心,母女平安,不过大嫂吃尽了苦头,这会儿晕过去了还没醒,太医在里面医治,孩子早产不能见风。”

    邵子瑜明显松了口气,可看着却没有很高兴的样子,朝邵芸琅道谢后就走进厢房。

    邵芸琅摇头,邵子瑜这个样子是不可能撑起大房的,也撑不起秦晗双的一片天。

    刚才帮忙的嬷嬷们已经被主家带回去了,邵芸琅吩咐丫鬟去准备谢礼,不仅是这些嬷嬷要谢,主家更要谢。

    而那稳婆还在院子里等待,得了赏钱不走,自然是为了让邵芸琅兑现承诺的。

    “说吧,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稳婆四十岁上下的年纪,双鬓灰白,正不安地扭着衣角,然后毅然跪在邵芸琅面前,“夫人,民妇确实有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