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 > 第一千零四十章 你发现了什么?!
    吃完晚饭以后,薄行止有事就先离开了。

    正在叶家人都沉浸在欢喜中的时候,大晚上的叶家却来了不速之客。

    凌奕臣兄弟俩提了一点水果直接登门拜访。

    不仅有他们还有景家兄弟也过来了。

    甚至还有庄严和庄小月兄妹俩。

    大家好像是约好了一般,几乎是同一时间来到叶家。

    客厅里面的气氛有一点诡异的奇怪。

    阮苏和叶家两老一起来到了客厅里面,叶老太太极有风范的到了主位上,然后对佣人吩咐,“还不赶紧给各位少爷小姐沏茶?”

    “好的,老太太。”佣人赶紧应承下来去泡茶。

    阮苏则是坐到了庄小月的身边,“小月,最近怎么样?”

    “还挺好的,就是我们听说叶少回来了,就想过来探望一下。毕竟前段时间叶少的飞机在演练时候出了事故,我们理所应当过来探望。”

    庄小月说着就将自己和哥哥庄严带过来的礼物递给阮苏面前,“这是一些小礼物,不算什么。”

    庄家准备的礼物还算有心,是一对平安玉扣。

    “希望叶少未来可以平平安安。”庄严看了一下叶老太太,然后又看向了阮苏,“阮小姐,叶少人呢?怎么不见他出来?”

    凌奕臣笑得十分猖狂,“该不会真成傻子了吧?所以不敢见人?”

    景仁和景怀两兄弟倒没有这么狂,不过态度也不算很好。

    景怀在四周环顾了一下,“凌少说的不错,叶少该不会这一次回来以后真的有什么隐疾吧?我们还是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平平安安健康的叶少啊!”

    景仁脸色蜡黄,看起来十分虚弱。

    他止不住的咳嗽了好几声,这才说道,“阿怀别这么说,叶少肯定好好的,等下就会出来和我们聊天见面,毕竟大家这么久没有见面……”

    阮苏一双杏目淡淡瞥了一眼咳嗽不止的景仁,他被阵法威力反噬,至今都没有破解之法,身体每况愈下,如果再不诊治怕是命不久矣。

    哪怕已经变成这样还要跑到叶家来管闲事,还真是可笑之极。

    叶老太太听到这几个人的话以后,脸色不是很好看。

    很明显他们都听说了“叶厌离”变成傻子的事情,这分明就是来看笑话的。

    瞧瞧他们带来的礼物都是些什么?不就是一点水果?谁稀罕吗?

    还是严家兄妹看起来倒是像真心过来问候的。

    她沉了沉脸,声音冷淡的开口,“厌离刚回来没多久,身体还多有不适,今天不宜见客,大家的心意我叶家领了,还是在这里喝点茶,聊聊近况以后就回吧。”

    叶老太太宝刀未老,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别说他们几个来,就是他们的父母来,自己辈份在这里,该赶他们出去还是赶他们出去。

    叶家式微又风雨飘摇,但是叶家的风骨不能丢。

    就在这时,一个傻乎乎的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哇!好多人啊!老婆,怎么这么多人,我要他们陪我玩,陪我玩!”

    叶老太太听到那熟悉的傻乎乎的声音顿时眼睛忍不住闭了闭,怎么跑出来了?

    不是交待了宋家艳一定要看好他吗?

    叶老太太心底难受的朝着声音来源处看过去,结果就看到了正东窜西窜的“叶厌离”,还有在后面拼命追他的宋家艳。

    宋家艳气喘吁吁的拽住他的手臂,“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好不好?这里妈正在会客呢!”

    完全就是一副哄小孩子的语气。

    “我不,我不要!我就不!我就要在这里玩,这里好玩!”“叶厌离”生气的厥着嘴巴,不断的重复着他要表达的话,再配上那傻乎乎的神情,任谁看了都会心里面明白,面前的这个“叶厌离”不正常,他真的傻了。

    庄严震惊的站起来快步走到“叶厌离”面前,他不敢置信的说,“叶少,我是庄严。”

    “叶厌离”瞪大了眼睛,一副天真无邪傻乎乎的样子,他一只手指还塞在嘴巴里面,口水都顺着手指在不停的往下滴,“庄严?是谁啊?”

    这一幕落到凌家兄弟眼里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凌奕臣忍不住笑出了声,“叶少啊,你别逗我们几个玩了,你这是做什么?庄少和你关系一向亲密,走得也近。我们可都知道的,你现在在这里装作不认识他?太好笑了吧。”

    话虽如此,但是他心底可是认同了“叶厌离”已经变成个大傻子的事实。

    景仁一边咳嗽了好几声,一边嘲弄的开口,“叶少不会是逗我们玩的吧?他真的傻了?还是故意的啊?如果是真的傻了那就太惋惜了。以后咱们m国可是少了一位优雅的钢琴王子呢!”

    极尽嘲讽之能。

    “叶少,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庄严担忧的看着面前这个“叶厌离”,明明是一样的脸,可是为什么感觉和以前的叶厌离区别很大?

    宋家艳不好意思的拽住“叶厌离”的手臂,冲庄严抱歉的笑了笑,“他出事的时候伤到了头,失忆了并且还变得傻乎乎的,让你们见笑了。”

    傻了是事实,失忆也是事实。

    与其让他们阴阳怪气,还不如直接承认。

    宋家艳脸色僵硬的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位客人,声音很冷的开口,“我知道你们很好奇,可是……没有关系,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他都是叶家的人。至于那些想要看笑话的,想要嘲笑我们的人,没有必要,只会让我们的内心变得更加强大而已。”

    她的手握住“叶厌离”的手,可以明显感觉到对方粗糙的掌心。

    她微微有点诧异,老公的手什么时候这么粗糙了?难道是在外面漂泊的时候造成的?

    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变得如此粗糙吧?

    可是现在的情况让她来不及多想,因为景怀又笑了起来。

    “叶少奶奶何必这么生气?大家就是过来拜访一下,问候问候,也没有其他意思。毕竟咱们都是在都城里面生活,大家彼此家族之间关心一下都是常有的事,不用将我们的关心当成嘲笑。你千万不要多想。”

    景仁听到弟弟这么说,也接着说道,“别把我们的好意当成坏心。你太敏感了,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是啊!大家就是关心关心。”凌奕臣也如此说道,“既然看到叶少平安的站在我们面前,那就恭喜叶少,欢迎叶少回来。”

    凌奕昕点了点头,表示恭喜。

    景仁又重重咳嗽了一声,掩去喉咙口涌出来的腥甜的血腥气,“因为我身体不适,那我和阿怀就先走一步。”

    凌奕臣也站了起来,“我们也不打扰了,叶老太太早些休息。”

    说着,四人都齐齐离开了叶家。

    客厅里面顿时显得有些空荡。

    庄严有些难过的看着傻乎乎的“叶厌离”,又看了看阮苏和宋家艳,最后目光落到了叶老太太身上,“叶少变成现在这样子真是令人惋惜。如果有需要庄家的地方尽管开口。毕竟以前叶少也帮过我不少。”

    庄小月也很难过,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失忆的傻子?

    想到阮苏对她的帮助,她内心里对“叶厌离”充满了同情。

    “我哥说的不错,不管是叶少还是小苏都对我们庄家有恩,我们不能做忘记恩负义的人,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尽管开口。”

    “我当初烂脸都是小苏救的我,不然的话……我现在估计还是个烂脸的丑八怪。”

    “谢谢你们在这个时候还对叶家如此情意。”叶老太太重重叹气,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办法,我们最近叶家流年不利。”

    “老太太也不用太悲观,总归会好起来的。”庄严又讲了几句安慰的话,也不方便在这里一直打扰,就带着妹妹庄小月也告辞离开了。

    望着客厅门外那沉沉的夜色,叶老太太站了起来,“我累了,回去休息了。”

    大家于是也都散了。

    “叶厌离”被宋家艳给送回了叶老太太和叶老爷子隔壁的房间里面以后,宋家艳也回到了自己和宝宝的房间。

    而此时的阮苏则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开始观察“叶厌离”的房间。

    她趁着所有人都在吃晚饭的时候,悄悄借口去洗手间,然后其实是去了“叶厌离”的房间,飞快的将一个针孔监控给装进了花盆的枝叶间。

    十分隐蔽,一般不轻易被发现。

    此时她就盯着电脑上面的画面,只见“叶厌离”在宋家艳离开以后就收敛了脸上傻乎乎的神情,看起来冷酷阴郁。

    阮苏勾唇,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

    宋家艳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总觉得不对劲,她想了想出了门,直接敲响了叶老太太和叶老爷子的门,“爸,妈,我有事和你们说。”

    叶老太太心情沉重的看着她,“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家艳啊!有一个傻的总比一个都没有的强,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宋家艳心头一震,不可思议十分不理解的看着她,“可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