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本王妃神藤在手 > 第61章 不能惹学徒
    “啪!”

    金泽一气之下,上来就是给袁生国一个大巴掌。

    袁生国彻底怒了,这又是哪个王八蛋敢打自己?

    可是等袁生国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是医学协会部的金泽动手打了自己,袁生国双腿发软,这位怎么也在这里?

    袁生国生气,金泽更加生气,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刚才说除了马老之外,其它学徒都是不思进取最没用的?是指桑骂槐在骂我是吧。”

    “金老,误会都是误会啊。”借给袁生国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骂金泽不思进取最没用的啊。

    毕竟金泽掌控医学监督部,一旦惹得他不高兴,随便一顶帽子给袁生国戴上,袁生国下场注定无比凄惨,不仅江北市第一医院院长位置不保,而且还有可能名誉扫地。

    得罪谁,也都不能得罪金泽啊!

    金泽怒气冲冲,“我没有误会,我就是妙春诊所的学徒,你分明是在骂我。”

    “金泽,您误会了,我是说除了您和马老之外,其他的学徒都是不思进取都是最没用的。”

    “啪!”

    “孽徒,孽徒。”此时此刻,广城第一神医周深上来就是给袁生国一个巴掌。

    袁生国被彻底打懵了,为什么还有人过来打自己巴掌?

    袁生国吓得转头一看,整个人被吓傻了,双腿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师傅,您怎么在这里?”

    没错,广城第一神医周深就是袁生国的师傅,袁生国就是仗着师傅的名望,才一步步爬上江北市第一医院院长的位置,若没有周深就没有袁生国的今天。

    “呸,老子没有你这么一个逆徒,你竟然说我是不思进取最没用。”

    袁生国傻眼了,自己的师傅,难不成也是在妙春诊所当学徒?

    “师傅,您该不会也是在妙春诊所当学徒吧。”

    “你说对了。”

    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江北市小小的妙春诊所而已,为什么会有马华康金泽以及周深这样的顶级神医争先恐后过来当学徒,这妙春诊所究竟有什么魅力?

    周深冷冷的说道,“另外,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回头看,你就会知道你今天究竟得罪了多少人。”

    袁生国不明白周深的意思,但还是听着周深的话招办。

    袁生国回头看后,整个人直接吓傻了,因为他竟然看到国内顶级神医排成排聚集在自己身后。

    “这这这,这怎么回事?”袁生国发出灵魂疑问,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你还有脸询问怎么回事,我看还是先处理好眼下的事情再说。”

    一群顶级神医向着袁生国步步紧逼,袁生国顿时就感觉到不对劲,刚才他可是说过,除了马老金老之外,其它学徒都是不思进取最没用的。

    袁生国得罪了太多人,眼下那一群顶级神医摆明了要报复袁生国。

    袁生国心中震惊,这个苏青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可以将这么多顶级神医请到妙春诊所,而且还让这么多顶级神医心甘情愿成为妙春诊所学徒。

    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不可思议归不可思议,眼下袁生国需要处理好自己的危机,他连忙看向周深,“师傅,快点救救我。”

    “你这孽徒,还有脸让为师救救你,为师今天在这里向所有人宣布,你已经被逐出师门了。”

    袁生国震惊,他能够成为江北市第一医院院长,就是依仗着是广城第一神医周深的徒弟。

    如今,周深把袁生国逐出师门,就断了这一层关系,袁生国江北市第一医院的院长位置不保了。

    袁生国哭着要去给周深求情,求着周深收回成命。

    不过袁生国想要求情,身后的一群顶级神医不乐意了,纷纷上来抽袁生国一个大嘴巴。

    “啪啪啪!”

    敢在妙春诊所闹事,该打。

    敢小瞧学徒,该打。

    一群顶级神医虽然地位超凡,可是动手打起人来,可谓是丝毫不留情面。

    一轮下来,袁生国整张脸直接被打肿了。

    袁生国的司机兼保镖的大武,想要去把袁生国救出来,可是却发现,他早就被苏青死死的盯着了。

    大武根本做不出任何举动。

    大武极为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袁生国挨打。

    不知打了多久,一群顶级神医终于肯放过袁生国了。

    马华康发出感慨,“太久没打人了,忽然打人觉得挺不错的。”

    “嘿嘿嘿,我也是这么觉得。”金泽露出坏笑,“其实你们发现一点没有。”

    “发现什么?”

    “就是站得越高活的越累,咱们现在在妙春诊所当学徒逍遥自在,想打人就打人,想干嘛就干嘛,不用藏着掖着。”

    “哈哈哈,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

    “没错,说的太没错了。”

    一群顶级神医相互大笑,不仅不以当学徒为耻,反而在当学徒中获取乐趣,充实自己生活。

    被打肿脸的袁生国彻底懵逼,他们竟然一个比一个洒脱,哪里还有医学界一代顶级神医的样子。

    袁生国被这么多顶级神医当众打脸,他都可以无怨无悔,大不了丢一些人就是,可若是让周深把他逐出师门,他要丢的恐怕就是饭碗了。

    为了保护住自己的饭碗,袁生国爬到周深面前,“师傅,你们打都打了,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不要把我逐出师门。”

    “哼,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时常借用我的名声,做尽伤天害理的事情?”

    “什么,师傅你都知道了?”

    “你德不配位,不配当我的徒弟,你滚吧。”

    袁生国咬牙切齿,原来师傅早就盯着他了,只是借助今天这个机会,正好一刀两断。

    袁生国没什么可说的了,为今之计,就是另外想尽办法,保住自己现有地位。

    “师傅,你好狠的心;既然你不念及旧情,那咱们走着瞧。”袁生国捂着被打肿的脸,带着大武灰溜溜离开。

    袁生国怎么也都没想到,自己今天来妙春诊所,竟然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早知道就不应该来妙春诊所,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看着袁生国走时还敢放狠话,马华康金泽脸色陡然一变,“周深,这袁生国怎么回事?大逆不道忤逆师傅,还敢威胁你走着瞧,要我说,当初你就不应该收他为徒弟。”

    周深极为懊恼,他当初就不应该收袁生国这个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