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玄幻小说 > 黑帝99次宠婚宝贝别害羞 > 第969章 吓坏了的顾漫情
    “当然。”傅景庭轻笑,“我知道你为了跟刘夫人搭上线,才会去定制之前那套礼服,那套礼服被苏漫毁了,要重新选礼服,我既然接过了这个任务,那我自然也不会忘了你选礼服的真正目的,所以我怎么可能只会为了给你选一套最美的礼服,从而忘了这一点呢,因此才会找上索菲亚。”

    容姝看着男人,眼里满是感动,“谢谢,你总是这样,替我想得很周全。”

    刚好红灯,傅景庭将车停下,终于腾出了手,去揉了揉她的头发,”不弱不想周全一点,那不就是拖了你后腿么,你老公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呸!”容姝小脸一红,“什么老公,你什么时候成了我老公了,别乱喊。”

    傅景庭挑眉,“我乱喊了吗?是你自己说过的,会跟我复婚,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我现在这么称呼,也只是提前了一些,并没有出错啊。”

    容姝无言以对。

    的确,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顺利的重新步入婚约。

    那他这样,确实只是提前了一些,没有任何过错。

    罢了罢了,随他吧。

    “好了,绿灯了,走啦。”容姝娇嗔了男人一眼,绕过话题。

    男人低笑,重新启动了车子。

    路上,容姝忽然皱起眉头,整个人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傅景庭虽然是在认真开车,但他也会时不时用眼角余光去关注她。

    看到她神情紧绷的模样,关切的问,“又怎么了?”

    “我总觉得,我好想忘了一件事情。”容姝咬着下唇,有些不确定的说。

    傅景庭转头看了她一眼,“忘了事情?”

    “嗯。”容姝点头,“我感觉,好像有什么被我忽略了,尤其是当我离开索菲亚老师的店后,我就一直有这种感觉,但是要我想,我又想不起来到底忽略了什么。”

    “想不起来,那就不要想了,既然是离开索菲亚的店才会有这种感觉,那估计是在索菲亚那里忽略了什么,但是我们跟索菲亚之间的交集只有礼服,没有别的,如果礼服已经拿到了,跟索菲亚以后就没什么交集了,那即便有什么被忽略了,估计也不是很重要的,所以不用放在心上。”傅景庭看着前面的路,安抚着。

    容姝想了想也是,便也不再多说了。

    很快,海市最出名的一家南江菜管到了。

    傅景庭把车停好后,牵着她的手进去。

    这家餐厅很大,有上下两层结构,一楼是开放性的大厅,二楼则是包厢。

    傅景庭自然不可能选择大厅,进去后,直接订了一间包厢,不想跟其他人在一个空间里用餐。

    他只想,跟容姝两个人,不被打扰的用餐。

    容姝也不太想在大厅,大厅人多,气氛繁杂,不如包厢安静。

    所以傅景庭的安排,倒也复合她的心意。

    “两位这边请。”服务员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容姝和傅景庭跟他走。

    傅景庭牵着容姝的手,没有多说,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二楼,服务员打开一间最好的包厢大门,招待两人进去。

    当容姝和傅景庭跟着服务员进了包厢后,斜对面的一间包厢门突然打开,顾漫情脸色有些不舒服的从里面出来,正好看到容姝和傅景庭的背影。

    顾漫情顿时眼睛张大,站在原地忘了反应。

    那是傅总跟容小姐?

    虽然没有看到那两个人的正面,但是他们的背影她却很熟悉,一眼就认出来了。

    刚刚进了斜对面包厢的那两个人,绝对是他们。

    一时间,顾漫情两侧的手心握紧了起来,脸色也隐隐有些泛白,比刚才出来的时候,还要难看了几分。

    她没想到,自己只是借口出来上洗手间,实则是想去洗手间吐掉那恶心难吃的南江菜,就看到了傅景庭和容姝两个人。

    他们也是来吃南江菜的?

    是了,这里是南江菜餐厅,他们不是来吃南江菜的,难不成还是来玩的?

    只是她不明白,这么难吃的地方菜,容姝和傅景庭居然会来。

    傅景庭也就算了,她不是特别关注。

    但是容姝会来,这却让她不得不在意了。

    妈妈没结婚之前,就是南江人,现在还依旧喜欢南江菜,时不时就要去南江或者这里来吃一次。

    她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就是陪爸妈过来吃南江菜的,这也是她第一次吃,没想到如此难吃,她为了假扮贴心女儿,也说自己喜欢吃南江菜,遗传了妈妈喜欢的口味,果然将妈妈哄得很开心。

    但实际上,她心里别提多嫌弃这些菜了,但为了不暴露,每一口都是强忍着恶心吞下去的,吞不下了,就借口上厕所,去洗手间吐掉,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借口去上洗手间了。

    不料,一出来就看到了这两个人。

    傅景庭她不知道,但容姝会来吃南江菜,显然遗传了妈妈的口味。

    而爸妈现在就在包厢里,他们的包厢,就跟容姝他们的包厢是斜对门,说不定就遇上了。

    万一爸妈看到容姝,知道容姝喜欢吃南江菜,会不会因此又怀疑容姝的身份?

    毕竟现在容姝身上,符合‘顾漫情’的地方太多了。

    上一次,爸妈买完艾草糕回来,妈妈就在说容姝手腕有个疤。

    天知道听到这个的时候,她魂都差点吓飞了,生怕容姝把自己那个疤以前是个红痣的消息告诉爸妈。

    好在容姝对爸妈的反感,让容姝没有说,不然那个时候,她这个假漫情的身份,就保不住了。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绝对不能让爸妈跟容姝见面,起码不能再这些跟妈妈爱好相同的地方见面,否则爸妈一定还会在联想什么。

    只是,她该如何阻止他们见面呢?

    这里毕竟是餐厅,她又如何能够保证,容姝和傅景庭会什么时候从包厢出来呢?

    正当顾漫情咬紧牙关,惶恐不安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顾夫人疑惑的声音,“漫情啊,你站在门口做什么,不是要去洗手间吗?”

    听到顾夫人的声音,顾漫情脸上勉强基础一抹笑来,回头回道:“嗯,这就去。”

    说完,她关上包厢门,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容姝刚进包厢,应该不会这么快出来。

    爸妈刚刚也才各自去了一趟洗手间,也不会再出包厢。

    所以,她去洗手间吐一吐,应该不用担心。

    顾家包厢里,顾夫人看着关上的包厢门,没有微微皱起,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心,“老公,你不觉得,这段时间,漫情一直都有些奇怪吗?好像在紧张担心什么,问她她也不说。”

    顾耀天喝了口酸菜汤,点了点头,“是有些奇奇怪怪的,不过年轻人嘛,总有些让人猜不透的地方,不用担心。”

    “话是这么说,但我听家里王姐说,漫情很多时候半夜都会做噩梦吓醒,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她就是漫情,不是假货之类的话,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顾夫人放下筷子望着顾耀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