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玄幻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简傅衍夜 > 第986章 独属于
    “不合适。”

    三个字而已。

    梁玉的手僵在半空,费解的望着他。

    不合适?

    只是盛碗汤而已?

    她的手很干净。

    卓简也搞不动了,看了他眼,见他没有让梁玉帮忙的意思,这才又接过他的碗,刚刚她差点要收手呢。

    而梁玉更是有种被凌迟的感觉,还只能自己消化,笑着说:“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大家都是朋友。”

    卓简盛汤的动作一滞,就,觉得这人真是……

    “小心烫手。”

    傅衍夜突然提醒她一声。

    .

    卓简回过神,又继续帮他盛汤。

    陈想觉得好笑,梁玉每次都在他们俩面前碰钉子,但是每次还是勇敢上。

    有什么意义呢?

    明眼人都知道梁玉不可能跟傅衍夜有任何发展。

    卓简把碗里盛满汤,还给傅衍夜。

    傅衍夜叮嘱她:“赶紧吃饭,待会儿陪我回一趟办公室,有些事情要处理。”

    “……”

    卓简看他一眼,不知道他是真话还是假话,但是乖乖吃饭了。

    陈想突然想起一件事,看向卓简:“卓简,你是不是见过沈茉莉?”

    卓简听他提到沈茉莉,抬了抬眼,随即又细嚼慢咽了嘴里的食物,点头道:“是见过。”

    “她找你做什么?”

    陈想继续追问。

    卓简听得出陈想话里的不满。

    连梁玉也好奇的看着卓简,笑道:“该不会是你把那女人藏起来了吧?”

    “我藏沈小姐做什么?”

    卓简生气的质疑了梁玉的话。

    陈想不满她还能理解,但是梁玉,她多什么嘴?

    “谁知道呢?你不是很喜欢她吗?上次我们跟衍夜吃饭,你们俩不是还姐妹相称。”

    梁玉又问。

    “我没必要跟你解释我跟沈茉莉的关系。”

    卓简生气道,甚至饭也不想吃了。

    傅衍夜不紧不慢的帮她夹菜,话却说给别人听,“陈想,带梁玉去别的地方吃吧。”

    “衍夜,你不知道,陈想很在意沈茉莉,但是那个女孩子以为我跟陈想有什么,所以生气离开了,陈想一直担心她会出事,不过她离开前见的最后一个人是卓简,如果卓简真的知道她在哪儿的话,至少陈想不用那么担心。”

    梁玉一听他又要赶她走,立即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他要真的担心,就不会跟你暧昧不清了。”

    卓简自认为自己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可是梁玉字字句句都让她听不进去。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自小一起长大的,我连你都能当成小妹。”

    怎么就叫暧昧不清?

    “别,我可不需要。”

    卓简一听梁玉说把她当小妹,背后发麻。

    上个说把她当小妹的人,搞的她家破人亡。

    她可受不起第二回。

    傅衍夜看了眼卓简,倒是没想到她突然这么刺。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

    他欺负就算了,别的人,怎么能欺负她。

    “这不是你需不需要,而是我们小时候的情谊在。”

    “我们小时候的情谊在?多年后初见,我甚至想不起你是谁,再者,如果我们真有情义,你不会这么上赶着跟我老公不清不楚。”

    卓简直接开杠。

    傅衍夜因为她那声她老公而眼里带了点惊喜。

    不过此时没人注意到他。

    “我们哪有不清不楚,我不是说过吗?你们要是在一起我绝不会插手,你们要是离婚了,那我追不追他都不管你的事情了啊?卓简,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明白事理,还不如小时候,最起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梁玉生气的指责她。

    “差不多了。”

    陈想低着脸,稍微倾身到梁玉耳边,低声。

    梁玉却是被卓简气的不轻,其实或者是因为傅衍夜那碗汤开始生气的,但是现在,她想在卓简身上找回场子来。

    “如果懂事就是被诬赖,被乱扣帽子,那么这份懂事,我不要也罢。”

    卓简说完直接撂了筷子,“不吃了。”

    梁玉看她撂了筷子觉得她不识大体,刚要继续开口,却突然滞住了。

    傅衍夜也放下筷子,搂住了卓简的肩膀,狭长的凤眸里夹着笑,望着她气呼呼的样子,像是心疼,道:“早知道就听你的进包间吃,我错了。”

    那份独属的亲近与暧昧,无一不再折磨她。

    “……”

    卓简怔怔的看向他。

    什么鬼?

    他干嘛突然这样靠近她?又说这样的话?

    就他错了?

    错的人是这两个,干嘛人家好好地在吃饭,他们就要加入了?

    他们有什么资格加入?

    不过卓简眼下也顾不上别人,只看着傅衍夜那双幽暗的黑眸就够她脑子放空的了。

    傅衍夜又捏住她的手:“让他们走,我们把饭吃完?”

    “那你倒是先让他们走啊。”

    卓简娇作的激他。

    傅衍夜则是对她笑了笑,转头,“陈想。”

    傅衍夜望着他们的眼神已经很凌厉。

    陈想自觉的站起来。

    梁玉则是看着他,“巧遇也成了我的错吗?”

    “巧遇不是你的错,但是话太多影响我们夫妻食欲就是你不对了。”

    傅衍夜对她说,是笑着的。

    但是就是扎着梁玉的心了。

    卓简也疑惑的看了眼傅衍夜,傅衍夜的行为很奇怪,他明明这之前还经常跟她吃饭喝酒的,怎么突然又这么伤她?

    傅衍夜心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卓简想不通,猜不透。

    梁玉苦笑了下,起身,“好,那我先不打扰傅先生傅太太吃饭了,再会。”

    梁玉自认为优雅,起身便走。

    “等等,梁玉,如果真的是朋友,麻烦以后怎么尊重我就怎么尊重我妻子。”

    傅衍夜低着眸看着卓简的戒指,话说的十分客气,又肃然。

    梁玉就在他一侧,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

    “好!”

    可是她得忍着,不能掉眼泪,更不能掉了她梁玉的血性。

    她委曲求全,然后大步往前面走。

    陈想这次却没急着走,而是思考再三,又对卓简说:“卓简,我没有恶意,但是如果你见到她,真的麻烦你告诉我一声,我们婚礼在即了。”

    “婚礼在即?”

    卓简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

    陈想觉得卓简应该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

    哪料卓简竟然问他:“婚礼在即你还整天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