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今夜你将谁遗忘小说 > 第587章 姜若悦孤身前去
    贺逸坐在车内,一直在等一个时机,直到他的手机进来一条消息:“岛主开始泡澡了。”

    贺逸修长的指尖点了点方向盘,提了一圈绳子下车,进入夜色中。

    浴室里,权叔正在给贺震天搓澡。

    “岛主,这样泡澡,伤口没进去水吧。”

    贺震天后背有伤的地方,现在是用保鲜膜紧紧缠住的。

    “不碍事,我这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吩咐下去,明天动身回岛了。”

    “少主也要一并上岛吗?”

    贺震天黑了一下脸:“当然,我说了他是我选中的黑云岛的继承者。”

    权叔手上为贺震天搓澡的动作,更加小心翼翼了。

    “岛主,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担心,少主不愿上岛。”

    贺震天胜券在握:“哼,他为了姜若悦魔怔了,我手上有东西,捏住了姜若悦的命脉,他自然会跟我们上岛的。”

    ps://m.vp.

    贺逸从酒店顶楼滑着绳索,来到了贺震天住的套房外,从窗户轻跳入了贺震天的卧室内。

    这间套房,一共三间房,他现在处在卧室,卧室则连着浴室,外面还有一个休息区,茶室。

    因为上次的教训,贺震天在房内也派人把守了。

    背对着窗边而站的守卫,听到背后有动静,正要转身查看,贺逸先飞快捂住了他的嘴,屈肘在他脖子上狠狠一敲。

    把人敲晕放倒在地。

    在外间的守卫,耳朵也很灵敏,赶紧进来,也被躲在墙后的贺逸,出其不意的从后敲晕了。

    贺逸抬脚跨过守卫,往浴室边上去。

    浴室门口,有一个红木桌台,贺震天的衣物整齐的叠好,放在了上面。

    贺逸压着脚步过去,果然看到了衣物边上,还放着启动姜若悦身上炸弹的那枚启动器。

    这个东西,只要轻轻一按上面红色的按钮,姜若悦就会被立刻炸飞。

    但绿色的按钮一按,姜若悦身上的威胁就解除了。

    贺逸刚要把东西拿起来,一枚子弹,就打到了启动器的边上。

    他猛的缩回手,转身找掩体躲避。

    浴室内,贺震天听到枪声,手猛的击在了浴缸里,溅起千层浪。

    “他还不死心,为了那个女人,他不惜与我作对到底。”

    “岛主,接下来怎么办?”

    “让枪手给我盯好了,绝对不能让他拿走。”

    “恐怕少主来,是抱着拿到的决心的,枪弹无眼,我们人多,对抗下去,少主可能会受伤。”

    “没听清楚我的话?绝对不能让他拿走,这场争夺战,他现在不是我的孙儿,现在大家就是敌人,如果他因此受伤,甚至丢了命,那也是他自找的。”

    权叔了然,贺震天现在已经不讲任何情面了,纯粹把贺逸当做了敌人。

    权叔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浴室里,就亮起了一盏红灯,意思是告诉枪手,贺震天的决定:你们尽管开枪射杀,不惜一切代价,也不能让少主得逞。

    躲在暗处的枪手,低声道:“岛主的意思是格杀勿论。”

    很快,贺逸躲在的案桌两边,就有子弹擦着飞过来,打入了墙上,击起深深的弹坑。

    贺逸眯了一瞬眼,猛然起身,一枪打在深色的立柜上,他分析出了,枪手躲在那里面。

    扑通一声,柜门从里打开,一个黑衣人眼部中弹,滚了出来。

    室内恢复安静,贺逸再次飞快移动到浴室门口,刚要触上启动器的那一刻,一颗子弹又从吊顶斜向下飞来。

    他无奈再次火速收手,闪回掩体处。

    刚才那子弹,从他手背上擦过,只差一毫米,就能把他的手打掉。

    贺逸靠着掩体仰头,爷爷这次的防范,跟他预想的一样严。

    那东西就放在那,但四周有枪手,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拿到了。

    判断了一下刚才子弹的方向,贺逸目光落到了吊顶上,对着吊顶连开了两枪。

    繁复的吊顶,瞬间哐当一声,倾塌下来,屋内陷入一片黑暗,贺逸趁机拿到那枚启动器。

    黑暗中,几人已经朝他像虎豹一样扑了上来,他凌厉出拳,跟至少三个身手不凡的人肉搏了起来。

    黑暗中,不断有闷哼声发出。

    浴室里,权叔分析着:“岛主,少主打掉了吊顶,外面已经肉搏了起来。”

    贺震天抓住浴缸边缘,厉声道:“给我再派三个人进来,以一敌六,我倒是要看他投不投降。”

    “还派三人进来,岛主,给少主的那瓶药,不是做了手脚吗?再派人进来,估计少主肯定敌不住。”

    “我就是要这些人,把他打败,打趴下,他太桀骜了,目中无人,是时候让他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

    家中,姜若悦吃了饭,摸了摸肚子,感受了一会儿肚子里的两个宝宝。

    她在门口站了一阵,没看到贺逸回来,又进了屋,在沙发坐着等他。

    若是平日,她还可以看会儿书,但今天,她就是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看不进去。

    她又上楼,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首饰盒,里面躺着一枚玉质细腻的笑佛,是她上次和他一起去静心寺,为他求的。

    她拿起来,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又下了楼。

    下楼来,她赫然发现茶几上,放了一个褐色的文件袋,这从哪冒出来的?

    茶几上明明没这个东西。

    她的心惊了一下,一定是她刚刚上楼的期间,有人进来过。

    因为等贺逸,她把门一直开着的。

    面对这个袋子,姜若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甚至有些不敢打开。

    深吸了一口气,她才把袋子拿起来,打开,把东西倒在桌面上,看清楚滚出来的照片后,她顿时脸色惨白的坐在了沙发上。

    几张照片,全是外婆被殴打的画面,还有一支录音笔,她屏住呼吸打开录音笔,里面是拳打脚踢声,外婆的呜咽声,求饶声。

    “别打了,呜……我求你们别打了,求你们了,我只是个老人……”

    “让我们不打了,除非你让姜若悦立刻来南江路,换你。”

    “不,我不能让悦儿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继续打……”

    这是外婆的声音,姜若悦的手紧紧的捏着,很快,她的手机,就有陌生人打电话进来。

    “姜若悦,你外婆在我们手里,你要想救她,就二十分钟内,赶到南江路来,记住是只身前来。”

    “我外婆被投江了,怎么又会在南江路,你们这些浑蛋,想干什么!”

    “你外婆被投江?那不过是一个视频而已,我们把她投下去了,又捞起来了,不然贺逸派了那么多人,怎么会在江里,一直找不到你外婆,你外婆没死呢,但二十分钟之后,你要是不准时出现在南江路,那你外婆就真的死了。”

    “来,给你外孙女,讲一句话,让她赶紧来换你。”

    “悦儿,你千万不要来,别上了他们的当……”

    这声音,确实和外婆的声音,一模一样,姜若悦一时难以分辨真假。

    姜若悦又听到了重重的耳光声,急道:“你们不要伤害她,我来。”

    “二十分钟,一个人,这两个条件,你一个没达到,我们就撕票,立刻弄死你外婆。”

    那边说完,挂断了电话。

    姜若悦的手捏成了拳头,二十分钟,这到南江路,一般需要三十分钟。

    她立马给贺逸打电话,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但没人接。

    她匆匆给贺逸发了一条消息,去厨房拿了一把刀,藏在了身上,出门了。

    很不幸的是,她出来,走了一节路,发现没人跟上她,秦冰他们撤了吗?

    秦冰因为两边报信,已经被贺震天发现了,被召了回去,正在酒店受罚。

    姜若悦孤身往南江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