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霆深又被季鸿恩喊去说了半天话。

    不外乎就是那两点,让他拿回季氏把程晚词赶走,以及跟程晚词离婚娶任欣欣。

    最近老宅挺热闹的,任欣欣的妈说动了季家那个堂姑奶奶,这姑奶奶一早就来了,吃了午饭才走。

    季霆深懒得跟季鸿恩吵,父子俩一个负责说一个负责听,说的人义愤填膺,听的人无动于衷。

    从季鸿恩的院子出来,手下上前禀报:

    “先生,任小姐离开医院了。”

    季霆深只是“嗯”了一声,“少奶奶那边什么情况。”

    “少奶奶今天在公司。”

    “按计划进行。”

    “是。”

    程晚词这一天都在准备资料,林易过来找她签字。

    签完了,她一双眼睛还狐疑地看着对方。

    林易推了推镜框,直接坦白:“程总,我真的不知道季总在干什么,他除了让我把你哄回来上班,别的什么都没说。”

    说完又补了一句:“雷邢那边也是一样,我们对季总最近的行程一无所知。”

    程晚词是相信林易的。

    林易镜片后的眸子闪了闪:“程总,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程晚词把心里的疑惑说了说,“他突然跑来办公室乱砸一通,现在怎么想都像是故意的。”

    林易想了想道:“程总你其实不用烦恼,如果季总那边真的有什么计划,你这边只需要按部就班就行。等时机到了,真相究竟是什么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程晚词:“这么说,你也觉得季霆深是有事瞒着我?”

    林易笑了笑:“我只是不相信季总对程总变心。”

    程晚词一怔。

    如果没有怀疑也就算了,现在心里明显有疑问,要让她什么都不做她办不到。

    晚上下班后,程晚词想了想,让司机把车开去了老宅。

    已经九点了,季霆深和任欣欣都不在。

    “少奶奶,先生吃完饭出去了,带了好几个保镖。”芳姨生怕程晚词误会:“先生绝对不是去看任小姐,这两天任小姐给先生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没接。少奶奶,先生心里肯定还是有你的。”

    程晚词没空跟芳姨寒暄,“季霆深有没有说去哪?”

    芳姨摇摇头,只是道:“好像是约了人喝酒。”

    程晚词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老宅。

    结果车子在院子里遇到了季霆渊,他站在一颗光秃秃的玉兰树下,明显是在等她。

    车子停到季霆渊跟前,程晚词正要下车季霆渊去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

    她只好降下车窗。

    季霆渊道:“你要去找季霆深?”

    程晚词没想到被这人猜到了,“是。”

    季霆渊:“你别去。”

    程晚词觉得有趣,林易让她按部就班的上班就行,季霆渊又不让她去找季霆深。

    “为什么?”

    “任欣欣被季慎之带走了。”季霆渊道:“季霆深应该是去救她了,你去干什么?”

    季霆渊对季霆深一直防备,程晚词却心思一转,任欣欣被季慎之带走了?

    这两人到底是合作的关系,还是季慎之想用任欣欣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