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凌久泽苏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728章 我的十六只是生病了……
    若若跳到了这警局的院里。

    抬头看了看,见二楼一间房已经打开,而此时还有细微的光线传过来时,她咽了咽口水,马上也爬上去了。

    那是一间法医用来解剖尸体的工作室。

    充斥着一股浓烈福尔马林味道的里面,若若目瞪口呆的看到站在里面的少年,正在对着一具躺在已经被解剖的尸体前出神。

    “那不是……莫尔吗?”

    若若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全瞪圆了,一双小手,更是因为心里的恐惧,把自己的嘴给紧紧捂住。

    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怎么知道莫尔的尸体会在这啊?

    短短几秒钟,无数的问号都在她的脑海里划过去,她连瞳孔都是颤着的。

    却看到,这个家伙站着这具尸体面前,也没有做什么,就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直到过了有四五分钟这么久。

    若若才见他伸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这张已经没有任何生气冰冷的脸。

    若若:“……”

    是错觉吗?

    为什么她在他的身上,忽然就感觉到了一丝悲伤?

    若若又等了一会,终于,他把尸体弄回藏尸柜后,他出来了。

    “十……十六?”

    若若看得见了,并没有躲,而是仰着小脑袋,在寒冷而又漆黑的夜色里,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还是没有理他。

    他出来了后,就仿佛是没有看到她一样,只见他盯着远方那片根本就望不到头的浓黑闪过一丝十分骇人的冷意后。

    片刻……

    他从这二楼直接就跳下去了。

    若若:“!!!!”

    他这么可以这样,这么高,那她怎么办?

    她要急死了。

    跺了跺脚,只能也赶紧下来,然后笨手笨脚的在刚刚那个翻过来的地方又爬出去后。

    她跑到了这家伙消失的地方,看到了洒在地上的一点点白色粉末。

    “你这个家伙,幸好我聪明吧,刚刚在上来的时候,从院子里抓了一把石灰粉在你身上,哼!”

    小丫头开心极了。

    很快,她就按着这白色粉末洒向的方向又追了过去。

    再次看到这个少年,已经是这京城里一家酒店里,而此时,这在黑夜中少数亮着灯的地方,此时,正从里面不停传来尖叫声!

    “杀人了!杀人了!!”

    “啊——”

    让人惊恐万状的惨叫声从里面传来。

    若若立刻麻着胆子跑进去。

    “呲——!”

    真的是一刀一个啊!

    这个忽然就变成了“杀人狂魔”一样的少年,竟然拿着他手里一锋利的匕首,只要看到了这酒店里的服务员就直接杀掉。

    客人他不理。

    就只是服务员,这太恐怖,太匪夷所思了。

    若若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清醒过来的,她只知道,当外面的警车尖锐的开过来时,她立刻抬头,发现这个少年手里的匕首,正在对着前台仅剩的那个文员。

    “杀人很快乐吗?”

    “……你!”

    “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们谁都别想逃过我的手掌心,就像……你们杀他一样!”

    说完,他手里的匕首就直接从这个文员的背心捅了下去。

    直到它锋利的刀尖,从她的胸口出来。

    像极了那天莫尔在那个地洞里被穿甲弹穿透的情景。

    “你……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在这?”

    这文员最后口中全是鲜血问了一句。

    为什么?

    少年嘴角边上一丝像鬼魅一样的笑容出现了,而在他的耳朵后,那三根黑脉也越发的显眼,像极了此刻这个少年黑得发绿的瞳仁。

    若若看傻了。

    “十六……”

    “……”

    两人再次消失,是警察终于到了。

    若若便跟着这个少年又开始玩命的在这个城市里穿梭,整整一夜,她都没有停过,她看着他是如何的杀人。

    又看着他是如何的将一个好端端的地方彻底摧毁。

    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样,看到最后,她都要坚持不住了,都快要以为他那双一直在充斥着血红的眼珠子。

    下一秒,盯到她的身上,她也会被他给杀了。

    可终究,他没有。

    而是当他终于把一个超市里的宿舍都给端了后,他把手里那把已经被鲜血浸透到连握都握不住的匕首给扔了。

    “哐啷——”

    锋利的金属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是十分刺耳的。

    若若几乎麻木的看着。

    “我杀完了,你还要看吗?”

    “……”

    就像是过了一个漫长世纪,她才站着那里,看着这个浑身都已经被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包裹住的少年,一点一点的走了过来。

    “你不是乱杀他们的,对不对?”

    “什么乱杀?”

    “他们就是那些坏人,对吗?十六,你现在的脑海里,到底是什么?是十六?还是芙姬?”

    眼中全是泪水的少女,听到自己颤抖着轻声问了一句。

    对,她的十六,是不会一下子杀这么多人的。

    还有,她的十六,也不可能知道这么多人都是那个阿蓝的人,还知道他们的藏身之处,这么久了,爹地都没有查到。

    他为什么一醒就知道了?

    若若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少年。

    却发现,她问了这句后,这个少年终于缓缓朝她看过来了,眼神是冷漠而又熟悉的,看得她就好似被狠狠被剜割一样。

    “芙姬?芙姬是谁?我只知道这些人该杀,我必须杀了他们!”

    他眼中又崩裂出来了浓浓的杀意。

    若若:“……”

    突然间,她就想起了自己很早之前看到过的一位生物学家的报告。

    那报告说,有些细菌,其实是有记忆的,当它入侵到了人体后,如果人体的免疫系统一开始还不能战胜它。

    那么,他就会变成这些细菌主宰。

    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生病。

    所以,她的十六现在是生病了,被这些黑细菌给主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