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秘战无声整本免费 > 第1131章 采药人
    第1131章采药人

    天边的一缕晨曦照射下来。

    难道的一个好天气。

    林子里静悄悄,除了偶尔传来几声“唧唧喳喳”的鸟叫声,笼罩的一层薄雾缓缓散去。

    沙沙

    微风起。

    一个背着药篓的人影走在山路上,望着天边泛起的鱼肚白,他下意识的挥舞了一下手中采药的锄头。

    采药是他这一天的工作,有的药材是要在一定的时间内采摘会去,然后再进行各种晾晒和炮制的。

    所以,每天是需要早起进山,这是采药人的工作。

    “姐,进来人了,看装束是附近的采药人。”埋伏在林中废屋的宫慧很快就得到了汇报。

    “传令下去,藏好自己,不许暴露自己。”宫慧已经在这里待了一.夜了,她有足够的耐心,就算在这里待上三天三夜,也没有问题。

    “是。”

    年轻的采药人一边采着药,一边也在往这林中的废屋接近,没过多久,就出现在宫慧等人埋伏的视线之内。

    “姐,这家伙确实是在采药,咱们会不会搞错了?”

    “对手可不是一般人,他若是真伪装成采药人,就一定不会让你看出来的,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他走进废屋,就给我摁住!”宫慧说道。

    “明白。”

    采药人越来越接近废屋了,当他不经意的一抬头,看到林子中居然有这样一栋废弃的木屋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到没什么,如果他真是附近居住的山民,必然熟悉青果林里面的环境,知道这里有这么一间废弃的木屋也是正常的。

    采药人从后背取下水壶,喝了一口,然后继续弯腰低头寻找草药,就这样,足足花费了半个多小时,他才算抵达木屋。

    此时林子上空已经是艳阳高照了。

    虽然早已立秋,可秋老虎的威力还是不小的,采药人的后背可看得见的湿了。

    而埋伏在木屋周围不远的宫慧带领的行动队员们,一個个也是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个,那闷热潮湿就更别说了。

    就连宫慧自己也是流了一身的汗,衣服贴在身上,十分的难受。

    “姐,他进去了”

    “准备行动,留活口。”宫慧下令道。

    采药人推开门走了进去,放下药篓,四下张望了一下,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从背囊取出了一张薄饼,刚吃上一口,他发现自己被四五支黑通通的枪口给包围了。

    吓得他扔掉了手中的薄饼,从凳子上跌坐了下来,惊慌失措的大声求饶道:“好汉饶命!”

    “姓名,身份,做什么的,家住哪儿?”

    宫慧走了进来,喝问一声。

    “李二虎,采药的,我家在住在老棺山的下钩子村,好汉,我真没钱,只有这刚采的一篓子草药”

    “把他的手臂衣袖给我撸起来!”宫慧冷冷的一声。

    两名特务上前,将那李二虎摁住,将衣袖往上一撸,李二虎顿时脸色大变。

    “你一个常年进山采药的,皮肤如此白白净净也就罢了,连一点儿成年旧伤都没有,哪怕是蹭破点儿皮我也会相信。”宫慧冷笑道,“我见过采药人的胳膊,那可跟你太不一样了,就算你采药的年龄不大,这进山采药,磕碰受伤那是常有的事情,更别说被什么蛇虫鼠蚁咬了,你看你有吗?”

    李二虎脸色惨白。

    “还有,采药人进山必定会带上能避开蛇虫鼠蚁的药物,通常里面有一味药,叫做雄黄,你身上一点儿雄黄的味道都没有,还要我再说吗?”宫慧继续道。

    “不错,智子小姐说得对,我的伪装可以瞒过很多人,但一定瞒不过军统之狐的眼睛。”李二虎忽然平静下来,面露一丝微笑,“但是,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不好,卸下他的下巴,快”

    抓住他的特务还是慢了一步,一缕黑色的鲜血从他嘴角流了下来,显然是活不成了。

    “组长,没气了。”一名特务上前探了一下鼻息,又摸了一下颈部脉搏,摇头说道。

    宫慧咬牙说道:“看来他的背后还有人,耀哥的推测是对的,长谷美惠不是唯一的案犯,把尸体带回去,拍照,尸检,确定身份,调查社会关系。”

    “是。”

    人死了,回不去了,这个家伙提到的那个“智子小姐”肯定会知道了,这样一来,还是打草惊蛇了。

    对方居然派了一个喽啰过来了,这也是够小心谨慎的,不过人用的越多,破绽就越多,她要把这么多痕迹抹去,那难度就越大。

    得马上把这个情况通知罗耀。

    罗耀一早就收拾东西离开黄山公馆了,临行前他自然是依照礼节去向夫人和老头子辞行的。

    若是这样没声没息的离开,那也太没有礼貌了。

    当然,至于老头子和夫人见不见他是另一回事儿,这就是个态度,他其实也怕这个麻烦,不见反而是好。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老头子和夫人居然在云岫楼的餐厅见了他,还让他留下来陪着吃了一顿早餐。

    虽然牛奶面包吃的不那么习惯,他更喜欢豆浆油条,可他能推辞说不吃吗?

    其实就是吃了一个早餐,没说几句话,吃完饭后,罗耀简单的汇报了一下案情,老头子也没多评价,显然,他已经对案情有些了解了,毕竟罗耀前一天晚上刚被夫人召见,汇报过的。

    罗耀告辞,退出餐厅后。

    “夫人,你觉得如何?”

    “是个很有本事,也有能力的年轻人。”夫人点了点头。

    “更难得的是他的人品,谦逊,尊师重道,不计较个人得失,党国这么多年轻人才中,能够与他相比的不多。”老头子说道。

    “达令,你对他的评价很高呀!”夫人诧异的问道。

    “把这样一个人才放在军统,太局限了。”老头子忽然悠悠的一声感慨道。

    “他现在不是没有在军统任职吗?”

    “雨农的心思我还是知道一二的,只怕是不会轻易让他离开军统的。”老头子说道。

    “难不成这戴雨农是想把他当做继任者来培养?”

    “是的。”

    “达令,这事儿还得你拿主意,军统势大未见得就是好事。”夫人悄悄的提醒一声。

    “我知道,但现在还需要他为国出力。”老头子点了点头。

    “我看那罗攸宁还未曾婚配,咱们可以给他物色一桩良缘?”夫人建议道。

    “千万别,罗攸宁早就心有所属了,只不过碍于军统家规,她们现在还无法成婚。”老头子说道。

    “这是什么家规,你也不管管?”

    “虽然这个家规有些不近人情,但是从抗战大局来说,这一条家规是有效果的,只是权宜之策,又不是永久禁止军统成员结婚。”老头子说道。

    “他这个女朋友是哪个,我也想见见,什么样的女孩子能讨他的欢喜?”夫人好奇的问道。

    “你可能见过的,上次宴请陈纳德将军的宴会上,他带着那姑娘来过,而且,你可别小瞧她,她可是罗攸宁背后的女人,罗攸宁立的功劳,都有她的份儿,而且在工作上,也是他的左膀右臂,帮他分担了很多事务,去年还遭到日谍的暗杀,差点儿就当了烈士了。”老头子说道。

    “哎呀,女子中还有如此人才,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夫人惊讶不已道。

    “夫人日常又不关心这些事情,自然是不知道了。”

    “这个女孩子,我一定要见一见。”

    “他们是同一届训练班出来的,是同学,还是战友,搭档,一起出生入死的感情,所以,夫人,你还是别打其他的心思了,这反而不美。”老头子告诫道。

    “我知道,难道我会做那种强拆人姻缘的事儿吗?”夫人白了老头子一眼。

    啊嚏!

    “耀哥,着凉了,这都立秋了,白天热,晚上可就凉了,晚上您可要多添上一件衣服。”

    “行了,开你的车,我就是鼻子痒了一下。”罗耀没好气的斥了蔡小春一声。

    “咱这是去哪儿,不回家吗?”蔡小春问道。

    “先去一趟暮光大厦,等我见了辛五之后再说。”罗耀吩咐一声,“我睡会儿,到了叫我。”

    “行,我知道了。”蔡小春答应一声,罗耀昨晚写材料,一直到凌晨三四点才睡了一下,两个小时后就醒了。

    一个小时后。

    “耀哥,您来了。”辛小五将罗耀迎进了办公室,泡了一杯咖啡送了过来。

    “老虎有消息吗?”

    “嗯,昨天晚上发过来的,说在那个素清的汤馆老店有一些发现,但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些财物,还有一支钢笔和一些就的信笺,应该是她伪造齐斌信件留下的,其他的暂时还没有发现。”

    “人还在吗?”

    “在的,他们还留在老店内,说是再找找看,看会不会有其他的发现。我们现在每两个小时沟通一次。”辛小五解释道。

    “跟他们说,如果今天再没有什么发现,明天一早就给我回来吧。”罗耀想了一下,吩咐道。

    “明白。”

    “素清的素汤馆,你暂时接手,总店这边让阿香来管,但是财务方面独立监管。”罗耀吩咐道。

    “明白,我这就安排一下,去一趟素汤馆,阿香姑娘什么时候过来?”辛小五问道。

    “她那边什么时候来,伱联系一下宫慧,问一下,就这样,我还有事。”罗耀喝了一口咖啡道,“给我准备一套煮咖啡的工具,还有甜品,以前暮色咖啡屋招牌,我带走。”

    “是,您稍等,我安排人马上给您制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