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 第187章 坏事(3)
    “就算是抢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抢百姓家的黄花大闺女,一个书生,抢就抢了。家里多个书生,别的不说,起码以后写礼账也有个现成的人。”

    “打打杀杀终究不成,有个识断字的以后给孩子起名啦,教个百家姓三字经也不用请外人来。逢年过节,春联也有人写!”

    老爷子似乎兴致颇高,说话时笑声不断。

    朱允熥一边笑着倾听,一边用眼神示意邓平那边,在外边等着不许过来说话。

    “想当年啊,你老子跟你战死的大伯带着几百号土匪来投奔咱!”兴许是看到赵宝胜,让老爷子又想起许多旧事,话匣子就打开了。

    人老了总是爱念叨,况且老爷子平日无论在宫里还是在庄子里,见到的都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人,也没什么唠的,而赵宝胜却不同。

    “他们哥俩那军纪差到没边了,刚驻扎下来就他娘的红眼兔子似的,到处找娘们!给老子气的,差点没一刀宰了他们!哎,这事还要多亏人家常遇春那黑厮,若不是他拦着咱,早就一刀砍了!”

    “一晚上祸害了三个大姑娘!”老爷子说起这些事,气不打一处来。

    赵宝胜低着头,趁老爷子说话的间隙,低声道,“那个,这事臣知道,后来我们老爷子祸害过的女子,不是被您勒令娶回去了吗?”

    老爷子奇道,“你也知道?呵,你老子是真好意思说啊!”

    赵宝胜满脸通红,“那女子,就是臣的亲娘!”说着,赶紧顿了顿,“臣上面原本还有个大哥,可惜没立住!”

    “啊!”老爷子然后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你看看你看看啊,要是没有咱,可就没有你啦!”

    赵宝胜连连点头,“是是是,没有您的话,臣说不定在哪呢?”

    老爷子又捏着瓜子送嘴里,继续说道,“当年你大伯战功不少,可土匪习性难改。遇到顺风仗一哄而上,杀得头破血流不罢手。可遇到了硬茬子,就他娘的风紧扯呼!”

    “给咱气的呀,好几次若不是常遇春抱着咱的腰,咱外甥忠也拉着,嘿嘿!”老爷子叹息一声,“后来开国之后,你老子也是如此,跟着咱外甥没少立功。忠当初还和咱说,舅,给他个公爵吧!这些年怪不容易的!”

    “你那死的老子,他不是那块材料啊!”老爷子说着,恼怒起来,“他娘的,要啥跟咱说不行吗?他娘的非要和胡惟庸他们搅合,让胡惟庸给他讨要爵位?咱是主子,还是胡惟庸是主子?”

    霎那间,赵宝胜汗如雨下。

    “你也不用怕,都过去的事了。当初就没想牵连你们,不然你们今天,还能这么安享富贵?”老爷子吐出瓜子皮,继续道,“如今家里还有谁?”

    “就臣和大妹妹!”赵宝胜开口道,“臣大妹妹十二岁,说是自己妹子,其实臣就是当自己闺女养活的。哎,从小惯坏了。养成那个德行,也嫁不出去呀!臣一想到她嫁不出去,一晚上一晚上睡不着,大把大把掉头发”

    “哈哈!”老爷子笑得欢畅。

    朱允熥见老爷子这边说得热闹,借着尿遁,迈步走到外边。

    邓平背身站在屋檐下,屋里人看不到的地方。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朱允熥忙道,“看你跟丢魂了似的,出什么事了?”

    “皇上”邓平的脑门密密麻麻一层细小的汗珠,说话声音都在打哆嗦。

    “说呀!”朱允熥皱眉道。

    “太原来了消息”

    噌,朱允熥一下抓住邓平的衣领,咬牙道,“太原怎么了?”

    邓平的声线越发颤抖,“晋王爷!晋王千岁”

    “我三叔怎么了?”

    “晋王他薨了!”

    突然,惊愕的表情在朱允熥脸上定格,而后他缓缓的松开手,仿佛魂魄都被抽走了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连呼吸都没了。

    “好万岁爷,您千万别吓唬臣!”邓平一把扶住朱允熥,低声哭道。

    晋王朱棡,死了!

    这骤然而来的晴天霹雳,让朱允熥无论如何都不敢置信。那个笑容爽朗,声若洪钟的汉子,突然就走了?

    他的三叔,那个从始至终不管他做什么,都站在他这边,格外偏袒他照顾他的三叔,就这么走了?

    “万岁爷,万岁爷!”邓平差点哭出声。

    “呼!”好半天,朱允熥才呼出一口气,眼神仍旧满是不可置信,“不可能,前些日子三叔还来了折子,说他要在秋天带兵出赛。他还说养了几头彩鹿,等再过年的时候,进京带给斤!”

    说着,朱允熥忽然又拽住邓平的衣领,低声喝问,“说,消息哪来的?”

    “太原锦衣卫指挥使还有晋王的贴身侍卫,百里加急,而且晋王府也派人来京城报丧了!”邓平低声。

    “人呢?”朱允熥追问道。

    话音刚落,邓平从边上一众警戒的侍卫之外,拽过一个风尘仆仆的骑士。

    “微臣叩”

    “不许行礼!”朱允熥又回头看看里面,老爷子还在和赵宝胜等人谈笑,稳下心神,扶着墙走到茶馆外边的角落,开口道,“你是谁?怎么回事?三叔怎么走的?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

    亲人的噩耗,骤然而来仿佛晴天霹雳,即便早就是帝王的铁石心肠,也有些失神不能自己。

    “微臣是晋王府侍卫武官周秉忠,家父是故汝国公,名讳武!”

    也是功臣之后,汝国公生前是雄武侯,公爵是死后追封。

    “三叔不是一直身子好好的吗?怎么突然?”

    “回万岁爷,其实这些年晋王千岁的身子一直不大好!”周周秉忠更咽道,“王爷他越是冬天越是难熬,总觉得喘不上气,身上没劲儿。睡觉总是被憋醒,喘气跟风箱似的。”

    “前些日子,晋王千岁已经病得抬不起手,奏折都是旁人代写!”

    瞬间,朱允熥暴怒,“尔身为王府侍从武官,为何不上奏?”

    “晋王千岁不让!”周秉忠更咽道,“微臣劝过王爷,可千岁他说”

    “他说什么?”

    “千岁说,老夫渐老,君父日理万机。怎忍一己之故,触至亲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