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 > 第2279章 高明之处
    薛源看到骆飞出来,连忙问道,“骆書记,您是要出去吗?”

    骆飞今天上午并没有外出的行程安排,所以薛源才会有此一问。

    骆飞点点头往外走去,薛源见状立刻跟上,身为骆飞的秘書,骆飞要出去,他自然是要跟着,不过骆飞这会却是回头挥手道,“小薛,你不用跟我出去了,我家里有点事,先回去一趟。”

    “哦。”薛源听了,止住脚步。

    看着骆飞离开,薛源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约莫站了两三分钟,薛源仿佛经过了某种思想斗争,最终做了决定,转身朝骆飞的办公室走去。

    打开门后,尽管薛源知道骆飞不在,仍是蹑手蹑脚走向骆飞的办公桌,犹如做贼一般,四处打量起来,最后,薛源将一枚黑色的圆圆的像是纽扣一样的东西,贴在了骆飞办公桌底下,只是片刻之后,薛源又觉得不放心,尤其是他趴在地上后,发现能看清办公桌底下,这样无疑很容易被发现,要是万一骆飞弯腰捡个什么东西,指不定就发现。

    想了想,薛源的目光最终落在办公室会客区的皮质沙发上,沙发是那种看不到底部的矮脚沙发,薛源很快走过去,费劲地抬起沙发的底座一角,然后将那枚犹如纽扣一般的黑色小东西贴了上去。

    做完这些后,薛源迅速离开骆飞的办公室,心砰砰的,刚刚不过是过了两三分钟,薛源却觉得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这会后背隐隐还冒着冷汗,心脏剧烈跳动着。

    刚刚,薛源在骆飞办公室里装的是窃听器,这是薛源犹豫许久之后才做的决定,最近骆飞频频找楚恒过来,薛源心里跟猫抓似的,对骆飞和楚恒谈什么很好奇,当然,也不只是仅限于楚恒和骆飞,包括骆飞和鲁明等其他人的谈话,薛源同样也想知道,而他不可能每次都贴在门上听墙角,主要是办公室的隔音很好,里头谈话的声音稍微低一点,薛源压根听不到什么。

    因此,薛源才萌生了在骆飞办公室里安装窃听器的想法,而促使他下决心这么做的原因,无疑是骆飞的处境愈来愈不好,薛源想给自己找点退路,所以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否则他之前就算是有这样的念头,也万万不敢真的实施。

    坐在椅子上,足足过了好几分钟,薛源紧张的心跳才慢慢平复下来。

    此刻,骆飞家里,赵晓兰看到骆飞这个点回来,一脸惊讶,奇怪地看着骆飞,“老骆,你今天没工作安排吗?这时候怎么有空回来?”

    “今天没啥要紧事,我就把工作推了。”骆飞叹气道,“我今天有点心神不宁,没心情工作,索性就回来休息了。”

    赵晓兰知道骆飞是担心其弟弟赵晓阳的事,不由道,“老骆,你也别想太多了,明晚很快就到了,我一定会劝晓阳离开的,你不用担心。”

    骆飞闻言,嘴角抽搐了一下,心说赵晓阳现在想离开也没机会了。

    骆飞并没有和赵晓兰说他上午又接了那个神秘人电话的事,因为对赵晓阳的处理,他最后也得骗赵晓兰,所以有些事不能让赵晓兰知道,而他今天提早回来家里,一方面是在等赵晓阳那边的消息,一边是在想着该如何找个更好的说辞去安慰赵晓兰,他知道赵晓兰回头听到了赵晓阳的事后,有可能会崩溃的。

    赵晓兰此刻不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见骆飞脸色不大好看,赵晓兰道,“老骆,你要是累了,就先去休息,好好睡一觉,待会做好饭了,我再叫你。”

    赵晓兰知道骆飞昨晚一夜没睡,所以才会这么说。

    骆飞看了赵晓兰一眼,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先去睡一觉。”

    骆飞回到屋里,手里却是紧紧攥着手机,静静等待着消息。

    同一时间,在某处近海的山上,赵晓阳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着,嘴唇从深红色逐渐变成了惨白色……

    旁边,两个男子漠然看着这一幕,直至看到赵晓阳的身体逐渐没有了反应,一名男子上前摸了下赵晓阳的鼻息后,朝身旁的同伴点了点头,两人迅速离去。

    从山上下来后,一名男子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骆飞家里,听到手机短信响的刹那,骆飞点开短信看了一眼,随即迅速删掉,痛苦地闭上眼……

    山上,就在两名男子离开后大概三四个小时,几辆厅里的车子驶到了山脚下,一队警员下车,同时还带着警犬,开始往山上搜索。

    没过多久,在山上一处破旧的木屋里,一行人看到了身体冰冷僵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赵晓阳,而在赵晓阳旁边,还洒了一些像是面粉一样的白色粉末。

    看到赵晓阳的样子,带队的警员快步上前,拿出手套戴上,确认了一下赵晓阳的状态,带队的警员一脸无语,“人死了,我们来晚了。”

    “这估计是吸那东西过量死的。”一名有经验的警员瞅了瞅赵晓阳的死亡状态,开口说道。

    带队的警员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拿出手机道,“我给林厅打个电话,先通知他。”

    很快,在办公室里的林清平接到了手下的汇报,赵晓阳死了!

    听到消息,林清平吃了一惊,“怎么会死了?”

    “看现场的死亡状态,可能是吸那东西过量导致的死亡,具体的死亡时间,得检验过后才知道。”手下回答道。

    林清平闻言微微一愣,马上道,“你们马上做好现场勘查,详细一点,不要错过每一个细节,一定要查清楚赵晓阳的死因。”

    “林厅您放心,我们会查清楚的。”

    “好,先这样。”

    林清平挂掉电话,马上就给陈正刚打了过去。

    这个时候已经临近傍晚,陈正刚见是林清平打过来的,猜到是赵晓阳的事又有消息了,林清平这时候打过来,估计是已经抓住赵晓阳了。

    陈正刚心情不错地接起电话,随即听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句,“陈書记,赵晓阳死了。”

    “什么?”陈正刚失声道。

    “陈書记,赵晓阳死了。”林清平再次重复了一遍。

    “怎么会死了?”陈正刚的反应同刚才林清平如出一辙,甚至问出来的话都一模一样。

    林清平答道,“具体的死因需要等后续的尸检报告出来才能确定,不过根据我们的人从现场的初步勘查来看,可能是吸那东西过量导致的死亡。”

    陈正刚听了久久无言,他不知道赵晓阳过往有没有吸那东西的习惯,但对方在厅里的人快要追踪到其下落的时候,突然又因为吸那东西过量死亡了,这要说没有蹊跷,陈正刚打死都不信。

    很快,陈正刚回过神来,沉声问道,“林厅,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

    “详细的死亡时间,需要等尸检报告出来。”林清平说道。

    “行,那等尸检报告出来,劳烦林厅第一时间告诉我。”陈正刚说道。

    “陈書记放心,尸检报告出来,我立刻就发一份给您。”林清平说完,又有些愧疚道,“陈書记,实在是抱歉,本来还以为能把这个赵晓阳抓回来呢,没想到功亏一篑。”

    “林厅别这样说,你已经帮了我大忙了。”陈正刚说道。

    “陈書记,您这样说我就更不好意思了,这次压根没帮到您。”林清平苦笑道。

    “不,林厅还是帮了我大忙的。”陈正刚诚恳地说着,又道,“林厅,眼下需要尽快查清楚赵晓阳的死因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嗯,我们的人已经封了现场,等勘查完案发现场,说不定会有其他发现。”林清平说道。

    “好,那我等林厅的消息。”陈正刚点点头。

    两人简短通完电话,陈正刚拿着手机出神,赵晓阳之死对陈正刚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如果赵晓阳真的只是因为吸那东西过量而导致的意外死亡倒还好,如果不是,而是人为……那对手可真的是穷凶极恶了,甚至陈正刚都不得不重新正视自己这次的对手,尤其是这里是在江州,他的人在这边其实是相对被动的,没有任何优势。

    陈正刚琢磨着赵晓阳的事,此刻,林清平在办公室里同样在想着心事,跟陈正刚只关心赵晓阳的死因不同,林清平想到了更深入的一层,厅里这次的行动有没有走漏了风声?这次的行动可是他亲自部署的,更是严格保密,按说不可能会泄密才对,但赵晓阳又死地太巧了,这让林清平都不得不起了疑心。

    而如果真的是内部有人走漏了风声的话,那林清平就不得不在内部好好查一查了,这无疑不是一件小事,甚至对林清平来说,比赵晓阳死亡的案子更重要,因为能泄密的人级别肯定不低。

    骆飞家里。

    临近中午时就收到赵晓阳死讯的骆飞,没有选择立刻告诉妻子,而是等到了晚上,夫妻两人一起吃晚饭时,骆飞才准备斟酌措辞告诉赵晓兰这一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