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爽文 > 第186章 坏事(2)
    []

    “你这嘴是真没把门的呀!”

    邓平在旁边看着赵宝胜,心里恨到要死。

    “你给你妹子找如意郎君,把我姐夫牵连出来干什么?”

    朱允熥听了赵宝胜的话,笑着对老爷子说道,“别说,李景隆平日还真就是这么说话。遇着事,总是大包大揽!”

    老爷子笑笑,“他那是能办的事大包大揽,不能办的事他跑的比谁都快!”

    随即,朱允熥又对赵宝胜说道,“后来呢?”

    “后来小人回去就和妹夫杨溥说了。让他安心的挨家住,该吃吃该喝喝,赵家虽然门第没落了,可家底还在,吃几十年也吃不穷。”赵宝胜说道,“可谁知道,曹国公那边答应了帮着疏通翰林学士,还没等做呢,就奉旨出海去了!”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他出海这事就耽搁了,杨溥以为小人唬弄他,偷摸的跑了几次,说要回老家。”说着,抬头看了看朱允熥,“不过他身上没钱,跑不远。今日听着信儿,他在早市这边摆摊卖字儿,所以小人一时气急,带人追了过来!”

    “要么怎么说读书人都是趋炎附势之徒呢!”老爷子扔了手里的瓜子,拍拍手,然后端着花茶喝了一大口,笑道,“你看,觉得你能办事就委屈自己,觉得你不行了,马上离你远远的!”

    “回老爷子的话,倒也不全是!”赵宝胜讪笑道,“杨溥之前说了,这等事怎么也要禀告父母。是小人的妹子总觉得他要一去不回,所以不让他回老家。”

    朱允熥见老爷子的茶水没了,亲手给满上,开口道,“那人家杨溥要是真不愿意,你还能真的强扭不成?”

    “满了!”老爷子用盖子盖上茶盏,笑道,“什么强扭,咱看啊,那杨秀才是抄上了。他赵家咋了?再落魄也是侯爵之家。他赵宝胜别看现在五品,将来未必不能上进。”说着,点点赵宝胜,“你小子这直肠子,对咱的胃口。”说到此处,又叹口气,“哎,当年赵庸也是如此啊!他娘的,浑得好似没脑子一样。”

    谁都没想到,老爷子忽然发出如此的感慨。

    顿时有些冷场,没人说话。

    赵宝胜听老爷子提起他们赵家的老爷子,更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经意之间,目光就飘到了邓平那边。

    邓平恨不得上去给他一脚,一个劲儿的挤眼。

    “还不谢恩啊!兴许老爷子一高兴,你们家革去的爵位不就回来了?一句话你不就登天了?傻呀?”

    他眼神中的含义,赵宝胜根本领会不到。

    见邓平不住的挤眼,他直接咧嘴报以憨厚的微笑。

    “虽说是你的家事,可朕还是要嘱咐你几句。”朱允熥开口说道,“人家杨溥若是愿意娶,那你妹子就嫁人。若是不愿意,是要闹出笑话来的!”

    这等事外人不身在其中是看不明白的,想来当事人杨溥也未必不愿意娶。只是读书人难免都有些矫情,或者有些别的想法。

    “他是愿意的!”赵宝胜道,“不要彩礼不要房,臣这边还陪送一座宅子,三百亩地,两间收租用的门面。还有现银一千,黄金三百。”说着,笑了笑,“妹夫是读书人,面皮薄,总觉得不好意思罢了!”

    “嚯!”朱允熥听得直咧嘴,笑道,“你们家挺有钱啊?”

    “都是老爷子当年留下来的!”赵宝胜笑道,“臣家老爷子当年和上代曹国公攻破了鞑子的上都,可抢了不少好东西呢。臣小时,尿尿都用金”

    “咳!”邓平实在听不下去了,在旁边咳嗽一声。

    “你咳嗽我也是用金壶撒尿!”赵宝胜道,“不信你问你姐夫去!那金壶后来还卖了,请他们喝花酒来着!”

    浑人一个,朱允熥心里笑得不行。

    又看看对方身上文官的服饰,“你现在兵部当差?”

    “兵部库房主事郎中!”赵宝胜道。

    朱允熥点点头,“听说也是走了李景隆的门路?”

    “您圣明!”赵宝胜笑笑,“其实臣这文职是赶鸭子上架,当年坑杀了俘虏”

    “你坑了多少人?”朱允熥问道。

    “没多少!”赵宝胜挠头,“抓了一千多个蛮子,养着吧浪费粮食,带着行军打仗吧,还得防备他们!”说着,低声道,“您是不知道那些蛮子的厉害,一不小心他们就暴起伤人。行军打仗,不能身边放着这么多威胁吧?”

    “所以,臣那回就随便挖个坑儿,把他们给坑了!”

    这事听着骇人听闻,其实在军中并不少见。这时代的战争,尤其是对外战争,可没有什么有待俘虏的说法。就算是当年老爷子打天下,对方阵营的被俘虏了,愿意跟着干的有饭吃,不愿意跟着的当然也是宰了。

    不过做是一回事,但朝廷要是追究起来,也是罪。

    “嗯,李景隆怎么给你安排的兵部郎中?”朱允熥又问道。

    兵部的库房郎中,看着官职不大,可却是个一等一的的好差事。基本上承担着天下各处卫所的库房稽查之事,另外兵部在京师也有自己的库房,那可是京师近二十万军的后勤储备仓库。

    这个职位,可真不是谁都能做的。

    赵宝胜小声道,“臣做东在百花楼摆了一桌,曹国公请了老宋国公,还有魏国公”

    “行了!”老爷子不等他说完,开口道,“他赵宝胜也是功臣之后,他老子和那些老杀才们也都是厮杀出来的交情。”说着,微微叹气,“关照下故人之后,走走人情无可厚非。人心也不是石头做的,总不能看着老兄弟的后人吃亏不是!”

    这等人情往来的事,别说这时代,任何时候都避免不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除了有争斗,还有人情。

    “看你是个浑人,差事办得如何?”朱允熥又道,“既然转了文官,就好好干,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军中那套做派,在文官之中行不通,要知道上进,懂吗?”

    听朱允熥如此说,邓平忽然心中对赵宝胜羡慕起来。

    “这傻小子真有名!太上皇看他顺眼,皇上看他也顺眼!”

    他平日就在朱允熥身边当差,自然了解皇帝的脾气。皇帝用这副点拨的口吻说话,可是没把赵宝胜当外人。

    岂料,赵宝胜却道,“要不,您还是让臣去打仗吧!”说着,不自在的扭下身子,“这文官的衣裳,怎么穿怎么别扭!每日在衙门里点卯,查库,记录,还有往来的公文!”

    “臣打仗行,做这些有点赶鸭子上架。不瞒两位爷说,臣坑了几千人,眼睛都不眨,可一看着笔墨纸砚,就腿肚子转筋浑身没劲儿!”

    “你这厮!”朱允熥笑骂道,“刚才还说是一千多人,这会又是数千人!谁说你傻?你是装傻充愣!哈哈!”

    就这时,他余光瞥见一个便衣锦衣卫带着一人匆匆而来。

    邓平赶紧迎过去,在外头低声问话。

    随即,邓平的身子好似雷击一样僵住。

    再回头,已是满脸惊骇欲绝的表情。

    朱允熥见状,心里咯噔一下。

    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