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首辅宠上炮灰娘子txt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偷亲她
    姜妙嘿嘿一笑,让下人将两个小家伙抱走。

    这俩团子遗传了她的吃货属性,这才刚两个月大小,就已经嘴馋的不行。

    姜妙性子跳脱,最爱逗他们玩,沈宴清是个宠爱孩子的老父亲,对她的做法很是不赞同,但他公务繁忙,不能时刻盯着,姜妙玩瘾上来,还是忍不住逗俩孩子。

    今日是正好被徐子兰给赶上了。

    “还好小安逸跟嘤嘤脾气好,不然哭起来有你受的。”

    徐子兰是俩团子的干娘,小家伙被他们娘亲这样折腾,徐子兰都想替他们出气了。

    姜妙笑着将碗里的西瓜吃完,又端起一杯酸奶慢慢吃。

    “小家伙生出来不就是让我玩的吗,老娘受了那么多的罪,他们不能反抗之前就且受着吧。”

    姜妙自有她的歪理,徐子兰一脸无奈。

    “你这当娘的还跟个孩子一样。”

    “兰姐姐日后有了孩子就知道了,小孩子最是好玩了。”

    尤其是三岁以下的孩子,那就是可爱的小团子,等他们到了人憎狗厌的年纪,她才有得烦呢。

    姜妙不经意的话,让徐子兰红了脸。

    孩子啊,等她成了亲也很快就会有吧。

    上次赵璟还说羡慕姜妙的两个小团子呢,他们的孩子也会和俩团子一样可爱机灵。

    徐子兰突然红脸,姜妙眼中露出狡黠猥琐的光。

    她伸出胳膊杵了杵她,一脸的八卦。

    “兰姐姐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表哥?”

    如今两人已经定下了亲事,姜妙也不避讳了,大胆的开他们的玩笑。

    她和徐子兰就是亲上加亲,赵璟娶她的闺蜜当表嫂,日后几人的关系也不会受影响。

    徐子兰听她打趣脸更红了,一双清冷的眼泛了水光,含羞带怯的瞪了她一眼。

    “让你说胡话……”

    徐子兰拧了她一把,姜妙不仅不觉得疼,甚至还想再打趣几句。

    “表哥对兰姐姐用情至深,在朝堂上定下后宫只娶你一人,听相公说,进谏的大臣们脸都黑了哈哈哈。”

    她只要想想那个场面,就觉得好笑。

    也不知道这些大臣都什么毛病,非逼着人娶媳妇。

    还好她表哥也是个有洁癖的,没有齐人之福的心思,不然她都担心沈宴清跟他学坏。

    反正若沈宴清敢起纳妾的心思,她立马就把人给踹了。

    沈宴清还不知道自己中招了,他看着手中的折子狠狠打了个喷嚏。

    高大人端着茶水一脸殷勤的递过来,马屁拍得恰到好处。

    “这些天正要降温,首辅大人要保重身体啊,这是属下刚得的山参,泡茶喝最是滋补了,大人您尝尝。”

    “咦~”

    户部县衙传来一阵唏嘘声,高大人被收拾过一回,现在俨然成了马屁大王,每日都想着讨好沈宴清,这些属下心里颇看不上,但又有隐隐的妒忌。

    他们怎么就没有高大人这么厚的脸皮呢,不然说不定还真攀上沈首辅了呢。

    “放下吧。”

    沈宴清拿出帕子擦了擦鼻涕,蹙着眉回道。

    高大人一脸高兴的应下,不过是得了沈宴清一句话,那模样比捡了一块金子还高兴。

    沈宴清喝完参茶暖了暖身子,就再也坐不住了。

    他刚才打喷嚏定是妙丫和两个孩子在想他,尤其是嘤嘤,今日出门时还抱着他不撒手呢,既然妻女都想他,沈宴清就放下公务回家陪妻女了。

    看着不到下值时间又提早离开的沈首辅,县衙传来一片的羡慕声。

    “我为什么不是首辅呢,不然我也能早点下值去喝酒了。”

    他手中的公务还都堆积着,前任尚书在时,他们都是能偷懒就偷懒,手里的活都积压着,反正上峰也不管。

    可现在不行,沈宴清管得严,每日的公务都是有定量的,若是完不成就只能乖乖加班。

    这些天,衙门里怨声载道,可每日沈宴清却能早早完成下值回家,这让大臣们如何不眼红。

    角落里的高大人喝着参茶,美滋滋的看着手中的折子,沈首辅知道他能力不足,分给他的公务也比别人少一半。

    谁说拍马屁没有用,看他不就能光明正大的偷懒了。

    沈宴清到家时,徐子兰已经离开。

    姜妙答应帮她找礼仪嬷嬷,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徐子兰就先走了。

    沈宴清回来时,两个小团子刚好去午睡,姜妙吃了一肚子水果和酸奶,这会儿也有些犯困,就歪在卧室的沙发上打瞌睡。

    她虽已是两个孩子的娘亲,可越发娇嫩,皮肤粉白,圆嘟嘟的能掐出水来。

    生完孩子比以前要圆润一些,身上还带着奶香味,沈宴清总爱抱着她,一身的软肉抱起来很舒服。

    他脚步放轻进屋,看到沙发上睡得鼾甜的小娘子,眼中含着笑意。

    青莲本想出声,被他用手势挥退出去。

    屋里只剩下他们二人,沈宴清蹲在姜妙脚边,他的影子将小娘子的身影覆盖。

    姜妙似有所觉,头顶的阳光突然消失,她蹙了蹙眉,嘴唇嚅动了两下,还是继续睡去。

    这幅模样,和嘤嘤如出一辙。

    沈宴清眼中的笑意更盛了。

    小娘子吃了一堆的水果,连身上都沾染了水果的清甜味。

    沈宴清喉结滑动,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脸蛋,然后慢慢滑到嘴唇。

    姜妙的唇粉嫩饱满,因为熟睡有些微微嘟着,沈宴清眼中炙热,倏而俯下身覆上去。

    男人的薄唇透着凉,还有薄荷的清爽,姜妙在睡梦中闻到熟悉的味道,忍不住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

    沈宴清身子一僵,眸底像是着了火一发不可收拾。

    他的唇带了力气,覆盖着她的吮吸,将小娘子的红唇都咬肿了。

    姜妙吃疼,再加上口中气息被夺,一时有些喘不过气来,就这么被惊醒。

    她看到身前的男人先是吓了一跳,但发现是自家男人后,姜妙又羞又气,恨不得打他一顿。

    这都是什么毛病,竟然趁她睡着,竟然偷亲她!

    她伸出手臂揽住他的脖颈,趁着男人意乱情迷之时,重重咬了他一口。

    沈宴清吃疼,眼神也恢复了清明,他眸子中带着委屈,就这么望着她。

    “娘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