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云姒霍临烨 > 第591章 云姒:签了婚书没有
    霍临烨又不是傻子,这么明显的话,他都听不出来。

    可是这种诛心之言,他说保护好了,明显是在自己打自己脸。

    说没有,更是给了九皇叔可以继续问罪的机会。

    “呵……”霍临烨垂下眼,身上忽而多了几分邪肆:“九皇叔不仅仅是战场上的高手,便是话术上,也如此。明明是问罪的话,却要先让我自己打自己个没脸。”

    霍慎之垂下眼,淡淡道:“那你便是认了?”

    “认?”

    霍临烨冷笑,心口泛起疼痛。

    他朝着云姒看过去。

    云姒面容冷漠如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样的眼神,就是一眼,也足够让他伤的。

    他当时明明是被她说的气话。

    他知她不愿意,便是她当真躺在自己床上,他也不会动她分毫。

    他要一个人,绝不会做小人之举!

    可是云姒现在不了解他,就像是当初他不了解云姒一样……

    “这果然是……报应。”

    霍临烨目光之中含着几分对自己的讥讽,低声喃喃。

    遂而,又看向九爷冷笑着问:“九皇叔就为了审问我,叫我过来的?”

    霍慎之的情绪没有什么变化:“云家的人将她交给本王,她便是本王的身边的人。且她一个小姑娘在你眼前受了那么多的折辱,本王难道不应该为她撑腰么。”

    霍临烨心头的怒火在刹那间扬起。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情,多来一个插手,那都是在打另一个人的脸。

    “你当真觉得,当真以为,当初我会强求你,会要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你?”

    “一年夫妻,我不信,你当真不知道我的性情跟作为!”

    他在赌了。

    赌起码云姒能稍微懂自己一点,不用多,哪怕只是一点点。

    然而,他输了。

    “没发生的事情,你自然不承认,我又凭什么非要自己给自己找借口地原谅你?婚书总是你找红萧来逼着我签的吧,若不然,叫红萧出来对峙!”

    在霍临烨给她削肉割血时,她已经稍微能够平和地对他了。

    可是现在,她对他,是如蛆附骨,恨之厌之。

    霍临烨第一次体会到心碎掉的感觉。

    原来最严重的伤,是看不见血的。

    “红萧……”红萧已经死了。

    因为他知道,她假传他的话骗了云姒写婚书,又勾通外贼,将将士们的命视作她完成任务的工具,他就将她处置了。

    现在,当真是死无对证了。

    可是活着又有什么用?

    谁都会觉得,如果红萧反口,又会是为了保全他的名声。

    “是。”

    霍临烨没有辩驳了。

    他看着云姒冷漠的脸,心中一遍又一遍地怪自己犯贱。

    为什么,在云姒抽身不再爱他的时候,他又会义无反顾毫无征兆地陷进去呢。

    还越陷越深了呢?

    “都是我。”

    他的灵魂仿佛死了。

    身体的躯壳,在一遍又一遍地替他回答着难以被证明,又无比违心的话。

    “是我叫红萧逼着云姒签下的婚书。”

    “也是我,利用调兵的权利,胁迫她成为我的人。”

    “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他看向云姒,眼底,蓄起一片红,声音沉着:“本王这么认,你可满意?”

    不知道为什么。

    云姒看着霍临烨这样。

    心中反而没有那种舒了一口气的快感。

    “九爷。”云姒移开眼,不再看霍临烨。

    怎么到现在,整的好像是她欠了他一样?

    她欠他什么了?

    “出去吧。”霍慎之看出了云姒的异样。

    到底,女儿家的心肠,都柔软些。也只有至清至纯的人,才会被别人的情绪所动,心肠冷硬的人,是不会的。

    比如,他。

    霍临烨看着云姒出去,轻笑了一声,找了椅子坐下。

    灼灼火光之下,他与霍慎之对视:“九皇叔还有什么要处置的?”

    “不管你做,还是没有,你认了,那错,你就得担着错。不用弄出一副别人不懂你,欠了你的样子。”

    他以为霍慎之要说什么,没想到,是更加诛心的话。

    “九皇叔,你明明……”

    “知道你心性,又能如何?”霍慎之起身,居高临下地睨着霍临烨。

    这样的冤,叫霍临烨更加难平。

    他哪有嘴解释清楚?

    给他戴上这顶冤帽的,是他的父皇,是皇权!

    “婚书你签了?”霍慎之倒不觉得霍临烨会蠢到这种地步,在云姒不愿意的情况下,还要让她恨之入骨。

    霍临烨猛然起身:“九皇叔不是料事如神么,那你猜猜,皇侄我,有没有签!”

    他抬手,就将手边的茶盏砸在地上。

    这时,才看见了桌上的东西。

    怪不得叫霍影猎了这么多。

    他当她喜欢吃,口味变了,他还细细记下来。

    原来,是给别人送来的。

    霍临烨的一颗心,已经疼得麻木了。

    走到帐篷口,他堪堪回头:“九皇叔,以后离云姒远点,毕竟,她曾经是我的王妃。免得,让不知情的,坏了她的名声,同处一个帐篷,一个马车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要再有。临烨,告退!”

    霍慎之立于明亮的烛火前。

    他像是一只没有感情的猛兽。

    在如今时刻,依旧冷静。

    “主子,那婚书,还用追回来吗?”霍影进来,他方才在外面,将话听得清清楚楚。

    霍慎之垂下眼:“追。”

    “那婚书,楚王不是……”霍影不甚明白。

    “婚书他没有签,是想要用自己的态度跟皇帝抗衡,让皇帝死了强硬撮合的心。可是君臣父子等级有序,又岂是他抗衡挣扎两下,皇帝就能死心的。”

    “权势面前,得利者不管用什么肮脏下作手段,绝不会愚蠢退让。胜者为王,武宗帝更明白,抓到手了,什么愿意不愿意,好与不好的评判,都只是输家的垂死挣扎,不过尔尔。”

    他更知道,武宗帝定然会在婚书上下工夫,到时候,又要搞出什么新花样来。

    霍影叹了一声:“楚王……到底在武宗帝手中,略显青涩了。”

    与此同时,云姒才出了营帐。

    遥遥的,就看见烈风被孤零零排挤在一旁,呆呆的看着火堆上的肉。

    “烈风。”

    云姒的情绪已经下去了。

    她讨厌当初霍临烨的污蔑跟自以为是的不信任。

    讨厌这种人,她就不想做这种人。

    她现在,更想要将事情了解清楚。

    “婚书,你家王爷到底签了婚书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