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九十一章 天尊
    “麻烦,就要一次解决。”

    </p>

    既然已经出手了,左孟自然是打算一次性解决干净了,怜悯敌人、放掉弱者的行为,在他这里是不存在的。算上梦世界,他活了七百多年了,第一二纪元因为没有沉浸,所以积累相对少点,可就算是这样,七百年人生阅历,足够让左孟心如磐石了,一个世界的爱恨情仇,让他看遍了一切,如同圣人一般俯视苍生,众生刍狗。

    </p>

    什么怜悯,什么可怜,这种情绪有,但并不会影响他的判断。

    </p>

    旁边的古菲已经完全傻眼了,只见过普通刀剑功夫,最高也就见识过六合派内功的她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p>

    我是谁?

    </p>

    我在哪?

    </p>

    刚才发生了什么!

    </p>

    武功还能这样吗?我练的是假武功吗?

    </p>

    左孟向外走去,神情就好像刚刚扫完地,准备出门买菜一样,旁边的古菲回过神,赶忙跟上去。

    </p>

    “你准备去哪?”

    </p>

    “我去一下掌门大殿。”

    一秒记住https://

    </p>

    去掌门大殿一次解决麻烦,这是人说的话吗?你只是一个普通,甚至是被遗弃的弟子,怎么说的好像去掌门大殿跟逛菜市场一样。

    </p>

    左孟没有理会古菲的想法,他走到崖边,脚在地面轻轻一点,人如飞虹一般,向着六合派主峰所在的方向掠去,在气力快要耗尽的时候,脚又在虚空轻踩一下,脚踏虚空,虚无借力,如同空中有楼梯一般,再次纵身,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左孟没有修炼过专门的轻功,但他积累了一个世界,吞噬的灵里面,有的是人会这东西,甚至还有人专门修炼这个的,稍微回忆一下,再以千年内力为基础,很简单的就施展出来了。

    </p>

    那是轻功?

    </p>

    古菲已经有些麻木了,等这件事平息了,她准备离开山门回家,回去过安安稳稳的日子了,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不适合她。

    </p>

    左孟自然不知道古菲的心理变化,他两次纵身,跨越了五座山峰,直接落到了掌门所在的主峰之上。

    </p>

    主峰的环境比他的太渊峰好多了。

    </p>

    建筑辉煌大气,正殿门口还有一个牌匾,上书——六合剑派!

    </p>

    “前辈......”

    </p>

    可能是被左孟的这手轻功吓住了,门口的弟子格外的客气。

    </p>

    左孟并没有为难对方,脚在地面轻轻一踩,残影过后,已经没了踪影。

    </p>

    殿内。

    </p>

    新掌门盘坐在蒲团中央,参悟着神功。

    </p>

    左孟走进来以后,像是逛商店一样,四下观看了起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地方以后就是他的了。

    </p>

    “你是谁?”

    </p>

    好一会,新掌门才发现有人闯了进来,不由得一惊,随即开口叱问。这新任掌门面目看的有些狭长,目光如鹰,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下颚留着黑色的胡须,垂至胸口,身上穿着和其他长老都不一样的黑色服饰。

    </p>

    一甲子内力。

    </p>

    左孟目光一扫,就将此人看了一个通透。

    </p>

    现实世界,基本上已经很少有人能入他的眼了,活的久了,心态也就变了,看谁都和审视晚辈一样,居高临下。

    </p>

    一甲子的修为,再加上剑术,确实可以力压群雄了,在六合派,普通的长老也就二三十年左右的内力,能和他对抗到现在,估计也是多名长老联合,再加上新掌门需要时间去掌握手中的势力,否则就那些长老的实力,早就被他扫平了。

    </p>

    “阁下可知擅闯掌门住处,意同对六合派宣战?”

    </p>

    因为看不清深浅,新掌门压下了心中的怒气,心平气和的说道。

    </p>

    “太渊峰以后归我了,没事的话,不要来烦我,你有意见吗?”

    </p>

    左孟就跟闲聊一样,对于对方口中宣战等威胁之类的话语直接过滤掉了,这人如果识趣的话,可以留下来打杂,帮忙处理琐事,人要是全杀光的话,以后遇见琐碎的事岂不是要自己来?

    </p>

    太渊峰?

    </p>

    新掌门皱了皱眉,大约猜出了此人的身份。

    </p>

    “你是左寒声的那个徒弟?”

    </p>

    有了大概以后,新掌门的底气足了许多。左寒声他都不怕,更别说对方的弟子了,虽然搞不清楚对方是怎么混进来的,但并不重要,他有信息压服此人。

    </p>

    “如果你好言相求的话,倒不是不可以把太渊峰送给你,毕竟那地方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价值。”

    </p>

    有了底气以后,说话的态度也慢慢的发生了转变。

    </p>

    “但是你擅闯掌门住处,又该如何论处?”

    </p>

    新掌门准备先将此人拿住,以此为要挟,激出左寒声将其擒拿,再以此为跳板加入天尊门下。想到这里新掌门体内的内力自行运转了起来,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一甲子修为,放在武林当中也是泰山北斗了,这就是底气。

    </p>

    “所以说,这种阴谋诡计、算计来算计去的事不适合我。”

    </p>

    左孟突然有些不耐烦了,本来念着是自己出生的门派,还想留点脸面,但现在看来,这门派里面的老家伙压根就没有面皮,既然如此,他也就懒得浪费时间了。

    </p>

    “你什么意思!”

    </p>

    新掌门心里咯噔一下,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对。

    </p>

    嗡!!

    </p>

    一层半透明的威压从左孟的身上逸散出来,刚准备出手的新掌门内力一滞,刚刚动弹的身体又被强行压了回去,身上仿佛被压了一座山似的,连动弹都做不到了。

    </p>

    “超凡!!?”

    </p>

    新掌门快要吐血了,这人不是左寒声的徒弟吗?怎么突然变成超凡了。

    </p>

    “本来只是一步闲棋,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世间除了地尊和人尊,竟然还有道友这等存在。”

    </p>

    左孟停下动作,看向墙上的神像。

    </p>

    画像扭曲,一名身穿道袍,手持浮尘的青年道士从画像当中走了出来,只一出现,左孟就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和人尊一样,甚至更加浓郁的气息。这人,也是一位超凡,实力比他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尊还要强,哪怕是拥有千年内力,也依旧感觉到了压力。

    </p>

    “天尊!”

    </p>

    新掌门仿佛获救了一般,大声呼救。

    </p>

    “此人得罪了道友?”

    </p>

    天尊连看都没有看新掌门一眼,在天尊眼中,此地能够与他平等对话的只有左孟一人。

    </p>

    此人看似随和,但实际性格近乎于天道,万物刍狗。

    </p>

    左孟从此人身上,感觉到了类似的情绪,那是岁月积累造成的淡漠,因为见的多了,性子也就越发的淡了。

    </p>

    ‘这人最少活了一千年。’

    </p>

    左孟收敛气息,对着天尊说道。

    </p>

    “我原本准备送此人去轮回,但既然是天尊道友的棋子,就留他一命吧。”

    </p>

    “无妨。”

    </p>

    天尊随手一挥浮尘。

    </p>

    坐在旁边刚刚脸上露出惊喜的新掌门面色一滞,鲜血从七窍当中流了出来,人也没了气息。

    </p>

    天尊的这一手就和碾死了一只蚂蚁一样随意。

    </p>

    “既然开罪了道友,这棋子不要也罢。”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