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一百一十章 白松大爷
    “归根结底还是实力不足,我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这个世界。”

    </p>

    本源世界的底蕴,比左孟的梦世界强大太多了。

    </p>

    别说本源世界了,就连巨人的梦世界都比他的要强,时间代表的就是底蕴,对于左孟新生的梦世界来说,底蕴是严重不足的,这是世界成长的规律,就跟一棵树一样,时间越久,树就越大,如果左孟肯等,过个亿万年,梦世界的底蕴一样可以强大起来,只可惜现在左孟没有这个机会,他生活的世界很快就要被巨人同化了,到时候没能抢夺到世界控制权,没能扭曲巨人的认知,巨人造物主苏醒以后,他就生死不能自己了。

    </p>

    所以他必须快速增强实力,对于世界来说,除开常规的时间积累,剩下唯一快速增长的方法就是掠夺,掠夺其他世界,就和大航海时代的日不落一样,弹丸之地硬是把自己抢成了世界顶级强国,世界的本质也是一样,掠夺可以加速成长。

    </p>

    “神灵的话,用规则模拟就可以做到,不过需要的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我可以先选择一个相对简单的规则,然后用我自己的规则来撬动它,模拟他。”

    </p>

    左孟的瞳孔慢慢变成了银白色,一条淡白色的规则锁链被他扯了出来,环绕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上。

    </p>

    所谓神灵,在造物主看来不过是一群帮他们打理世界的工作人员,规则加身,接受世界的束缚,同理,世界会反馈给他们对应的力量。左孟是造物主,一眼就可以看透规则的本质,但如果是普通生灵,就不会有这种认知,因为在普通生灵看来,规则是他们一步步领悟,主动‘炼化’到自己体内的,掌握一条完整的规则,修行者就会获得对应的世界权限,神灵将这种权限称之为‘神格’,修仙者讲这个过程称之为‘合道’。

    </p>

    左孟自然不会这么去做,他不会为本源世界打工,他需要的是掌控,所以他采用了另外一个办法,弄个假的神灵身份,就跟冒充别国的警察一样,而且这个冒充函还是最高元首盖的章。

    </p>

    “先是撬动。”

    </p>

    左孟开始了第一次尝试......

    </p>

    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十天。

    一秒记住https://

    </p>

    压缩饼干吃完的白松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死亡的恐惧盖过了对妖道的惧怕,他敲门打断了左孟的参悟。

    </p>

    敲门声?

    </p>

    对了,外面好像还有个人!

    </p>

    左孟回过神来,这才想起外面还有个人的事。如果白松知道左孟的想法,肯定会痛哭流涕,这么大个人,说忘就给忘了,是多不当回事啊,蚂蚁也不至于这么没有存在感啊,大人物都是这么任性的吗?

    </p>

    “自己下山去买吃的,放你半天的假。”

    </p>

    左孟连门都没有开,轻飘飘的丢出一句话,就继续自己的参悟去了,有控制手段在,他不怕白松跑路。

    </p>

    站在门口的白松只觉得全身一轻,所有的束缚都消失了。

    </p>

    半天的假?

    </p>

    可以下山了?

    </p>

    白松已经有些怀疑人生了,不过饥饿的驱使之下,他还是转身向着山下走去。一步一步走到山脚,在快要迈出山脚小路入口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来回试了好几次,最后一咬牙,伸出一条腿慢慢的探了过去。

    </p>

    没事?

    </p>

    白松这才相信,那个妖道真的给自己放假了。

    </p>

    他激动的顿时就想跑路,逃到教会,那里有主的庇护,定然可以帮他摆脱妖道的控制。离开了妖道的控制,白松感觉自己的信仰又回来了,同时还对之前的渎神之举感到自责,觉得肯定是那妖道蛊惑了自己,否则以自己这么坚定的信仰,怎么可能动摇?

    </p>

    念头刚一起,还没等他行动,那种如同附骨之疽般的疼痛再次袭来。

    </p>

    “啊!!”

    </p>

    这次剧痛超出了之前的极限,白松连一秒都被撑住当场就给跪了,整个人毫无形象的在地上翻滚了起来,双手不停的抓着地面。

    </p>

    “饶命,仙长饶命啊。”

    </p>

    只是单纯的求饶,仿佛根本就没有用似的,想到之前在山上的举动,好像咒骂神灵就能得到那位道长的宽恕,于是,‘信仰坚定’的白松一咬牙,再次把信仰给丢了。

    </p>

    “去他妈的伪神。”

    </p>

    “我要修仙!!”

    </p>

    “伪神生儿子没xx!”

    </p>

    一开始骂还有一些战战兢兢,但骂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了顾及。抛弃信仰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而且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白松把能想到的恶毒语言都给骂了一边,就差问候祖宗十八代了,这态度仿佛和神灵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p>

    骂着骂着,身上的那股痛觉就慢慢的退了过去,身体再次恢复了控制权。

    </p>

    “果然,咒骂神灵能得到那位道长的宽恕,只是......”

    </p>

    “我刚才好像在外面咒骂了神灵啊!!”

    </p>

    恢复过来的白松靠着山脚的石头,整个人都丧了,想到刚才的举动,他忍不住就是一阵哆嗦。

    </p>

    渎神啊!

    </p>

    这何止是渎神啊,拿去烧了估计那些人都会觉得脏眼睛,教派的人什么尿性,他还能不知道?想到这里白松顿时感觉前途一片灰暗,刚才他可是在外面大口咒骂过神灵,这已经是百分百的渎神了,之前在妖道的地盘,神灵可能没办法查看,但刚才的举动,神灵肯定看到了。

    </p>

    得罪了神灵,还是所有的神灵,以后除了这座山,去哪都没好下场。那些个狂热的教徒,肯定不介意把他干掉取悦神灵。比如‘邪’的那群疯子,就算是守护者,估计也会把他当做异端烧掉,不要看外面世界的文明那么发达了,在信仰这个领域,一直都是野蛮的,任何渎神者都没有好下场,上火刑架已经算是痛快的了。

    </p>

    “是易祭师!!”

    </p>

    一道声音传来,将白松从灰白的状态拉了回来。

    </p>

    好像是在喊我。

    </p>

    易冲是白松入山以前白松的真名,只不过后来因为惧怕妖道,白松已经把原本的名字给抛弃了,为了活命没什么是不能抛弃的。现在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叫白松了,再加上刚才的行为,白松已经决定一条路走到黑了,这天下除了妖道,估计也没有他的融身之地了,明白了这一点之后,白松立马理清了思路,也明白了自己该有什么态度了。

    </p>

    站队就要站明确,墙头草没有好下场!

    </p>

    “以后我就是白松大爷!”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