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信服
    “安庆候拒绝了谋士的建议,一意孤行的带着两千士兵出了城,只有一千不愿意舍弃性命的人选择了留守。安庆候带着两千士兵连夜赶路,终于在好友儿子的重镇陷落之前救下了他,就在他完成救援的时候,外面的大军突然围城,安庆候被困住了,数之不尽的士兵围困了这座孤城。”

    </p>

    “就在所有让都开始绝望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巨响,上游的河谷,决堤了。困守的孤城因为地势较高逃过了一劫,而那些围困他们的军队却没能幸免,数十万大军伤亡殆尽,不仅如此,原本安庆候镇守的那座小城也没能逃脱,小城被洪水冲垮了,抛弃安庆候的一千守军也全部被洪水给冲走了,只有安庆候带着的两千士兵和好友儿子的残军活了下来。”

    </p>

    战后的安庆候站在城头,看着之前的敌军和被淹没的小城,内心一片震撼。

    </p>

    如果,他不救好友的儿子,是不是会和城内的其他让一样,死于洪水呢?如果是,那安庆候究竟是救了别人,还是救了自己呢?

    </p>

    白衣僧人讲完这个故事以后,闭口不再言语。

    </p>

    马婶和王梅两人也沉默了下来。

    </p>

    “大师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我只是过来求柱香的......”马婶有些不明白,王梅则是想到了其他别的,比如之前大师从年轻变老,再从老变年轻,再加上之前的那一句佛度有缘人,是不是暗指什么?

    </p>

    又或者。

    </p>

    大师口中的安庆候就是他自己,而那个有危险的好友儿子......就是我儿子乐乐?!

    </p>

    想到大师神奇的手段,王梅越想越觉得是这个道理,大师已经用神通告诉她了,这个世界并不简单,大师现在通过故事告诉我,乐乐有可能会遇到危险,大师出手救乐乐,也是在救他自己。

    </p>

    很多孩子的母亲就是这样,总会自发的觉得自己的儿子不普通。

    </p>

    王梅,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在她的眼中,儿子丁乐就是不凡,将来肯定是人中龙凤。

    </p>

    “两位施主既然明白了,就请回吧。”

    </p>

    “桌子上的两枚玉佩是送与两位的。”

    </p>

    点到即止,永远是大师们最常用的手段,戒名又怎么可能不懂,今天故事已经讲完了,后面小胖子如果遇到挫折和危险,母亲王梅肯定会带他来找自己这个大师,到时候改变丁乐就是顺理成章的了,至于怎么让对方遇见危险和挫折,对于戒名来说,这个问题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因为方法实在是太多了,比如刚才送出去的玉佩,就是一种手段。

    </p>

    “多谢大师。”

    </p>

    马婶虽然从头到尾都是云里雾里的,但看见有东西送,自然也就顾不得其他了,特别是这玉佩还是活佛大师送的,价值就更高了,拿出去卖估计能卖上百万。所以她都不等王梅开口,一把就抢过了桌上的玉佩,生怕大师反悔了。

    </p>

    “谢过大师。”

    </p>

    王梅虽然有些犹豫,但想到自己的儿子,也跟着马婶拿了玉佩。

    </p>

    只是大师回过身以后,就没再理会他们,马婶两人见状,只好推门出去。

    </p>

    “两位施主,师父可有交代?”

    </p>

    一直守在门口的两个老和尚看到马婶和王梅出来,忍不住开口问道。他们两人也很好奇这两人究竟有什么特殊的,竟然值得师父他老人家亲自面见。

    </p>

    “大师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王梅想了想,说道。

    </p>

    讲了一个故事?

    </p>

    喊这两人来就是为了讲故事?

    </p>

    两个老和尚顿时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完全无法理解师父的行为。王梅两人道了声谢以后,便出寺回家去了,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p>

    地下黑拳。

    </p>

    这里是江月城最大的地下拳坛,也是江月城最大的恶。金钱、权利、欲望在这里流通后,基本上每天都有人死在这里,拳坛是江月城的大佬黑亲王创建的,这个人隶属于‘邪’,乃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一级异能者。明面上,吴秋月是江月城的第一强者,守护者首领,镇守着江月城白天的秩序,那晚上,江月城就是属于这位黑亲王的。

    </p>

    而今天,这位坐拥着江月城地下势力的黑亲王死了。

    </p>

    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坐在他的尸体之上,下面那些昔日飞扬跋扈的黑亲王手下全部匍匐在地面不停的颤抖,他们恐惧着。

    </p>

    因为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可怕了,镇压了江月城暗面这么多年的黑亲王,只是看了他一眼,看了一眼他的笑脸,然后就死掉了。

    </p>

    “从今天起,江月城的暗面,我陈飞说了算。”见震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年轻人缓缓的从尸体上站了起来。

    </p>

    “遵从您的意志。”

    </p>

    所有人的脑袋都贴着地面,没有一个人敢看他。

    </p>

    陈飞本来还想多呆一会的,但体内刚刚勉强控制住的力量躁动了起来,为了不失控,他只好先行离开。

    </p>

    杀掉黑亲王的能力,正是之前他从商城里面收服的竹制人偶,只不过竹制人偶并不是他炼化的,而是依靠金手指强行压服的,所以在某些时候人偶依旧会暴动,让陈飞处于失控的状态,不过这种状态随着陈飞的不断变强,影响力也在逐渐削弱,当陈飞强大到超越禁忌级的时候,就是他完全掌控竹制人偶的时候。

    </p>

    走出门,站在高层楼顶,俯瞰着整个城市。陈飞的内心慢慢的平息下来,竹制人偶的躁动被他压了回去。

    </p>

    “这就是力量的魅力,拥有这股力量我就能制定属于我自己的秩序,以后的江月城,我便是秩序。”

    </p>

    这一刻,陈飞觉得自己就像是帝王一样,君临天下,俯瞰着自己的领地。

    </p>

    江月城的变动,自然很快传递了出去,邪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无数黑暗教徒向着这个方向汇聚了过来,整个黑暗教会的注意力,都被陈飞这个突然冒出来强者给吸引走了,以至于那个叫做戒名的妖僧蛊惑普通人事件都被压了下去。

    </p>

    这一刻,陈飞就像是磁铁一样,吸引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