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二百二十章 李乗南
    这一战的影响远超了所有人的预计,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越来越大。如果说一开始没什么人在意‘血修者’,那么这一战之后世间将再也不会有人轻视他们。哪怕是那些坐观壁上的士族门阀也忍不住动心了。

    斗气的上升途径是被神朝所把控的,俗世间最强的功法也只能修炼到斗皇的层次,哪怕是那些所谓隐世家族所掌握的隐秘功法,也只能修炼到斗尊层次。更上级的斗圣,乃至斗帝的秘密那是只有神朝才掌握的。

    这是这个时间数千年不变的阶级体系,也是铁一般的规则。

    但叶尘等人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九星斗尊死了。

    这就是力量的象征,象征着超出斗尊层次的力量第一次被神朝皇室以外的势力所把控了,这让所有的野心家心动了。大势之下暗涌流动,并且伴随着这一次的西昆仑收徒爆发到了顶点。这一次西昆仑大开,来的不再只再是单纯边境的游牧民族,无数大势力的暗子蜂拥而来,一些势力甚至直接派出了子嗣后辈,虽然只是庶出的,但也已经代表了他们的心思变化。西北这块大地上,西昆仑的影响第一次压过了神朝。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神朝对于这次事件竟然诡异的沉默了。

    虽然追加了通缉令,但明面上的斗圣强者却是没有一个出动,这不仅让所有人猜想起了皇宫深处的那位斗帝心思。

    相比京城的暗流,西昆仑的发展可谓是热火朝天。

    曾经大雪山彻底的成为了圣地。

    “少爷,到了。”

    大雪山下的官道上,一辆马车停了下来,在他们前面还有数十辆马车以及无数的散修游民。

    “辛苦了,海叔。”

    马车的门帘拉开,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年从马车之上走了下来。

    当朝户部侍郎李松的次子,李乗南。

    户部侍郎绝对算是不小的京官了,作为户部侍郎的儿子李乗南本应该有更好的前程。只可惜他是庶出的,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就死了。这些年在李府当中受尽了欺压,活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犯了错被大夫人抓到把柄给废了。平日里哪怕是斗气修炼也都是装作废材,不敢超过嫡系的大哥。大家族的肮脏远比外人看的多。这次‘血修者’事件爆发,家主李松是想派其他人过来的,但李乗南自告奋勇,因为庶出的身份,再加上才能一般,李松考虑少许之后也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一朝出李府,海阔任鱼跃。

    对于李乗南来说,这次机会是自己争取来的,也是他唯一翻身的希望。他渴望变数,因为按部就班的走下去,他将来一辈子都走不出李府的阴影,注定会成为他那个大哥的棋子,说是家人?

    实际地位如何只有自己知晓。

    “少爷?

    您这次举动还是太过冒险了。”

    海叔是李乗南母亲娘家的人,也是李乗南从小到大唯一相信的人?

    这么多年他没有被李府洗脑成忠于嫡系的旁支奴仆?

    海叔绝对是功不可没的。平日里李乗南偷学的知识和斗气功法,都是海叔从外面带给他的?

    李府里面的东西私货太多了,学的多了?

    也就被嫡系给洗脑了。便宜老爹李松可不会管他这种野草一样的儿子?

    那家伙只会关心朝堂上的事,家里面大大小小他基本上从来都不过问。对于老家伙来说,内宅稳定就可以了,这种琐事不值得他操心。

    “已经做出了选择?

    就不要再说这些了?

    只希望这次能够成功的加入西昆仑。”

    李乗南率先向着大雪山的方向走去。

    马车走到这里就是尽头了,想要上山就必须靠双脚,听说这就是拜入‘西昆仑’的第一道考验。

    和李乗南一样登山的有数千人,这些人都是和他一样来西昆仑拜师的。

    阿青打算广收门徒,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要?

    这登山路上就有她设下的考验,只有气运超过普通人的天才才有资格登上去。气运也有‘二八定律’?

    这世间八层以上的人气运都是平庸,这些人注定碌碌无为。阿青只需通过简单的布置?

    便可以轻易的淘汰掉将近八层的人,剩下的人才有资格见到她。

    随着登山的深入?

    李乗南发现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腾起了雾气。

    雾气越来越浓?

    等他走到半山的时候?

    已经看不见前面的人了,放眼望去也只能看到前后五步左右的台阶。

    “海叔?”

    李乗南试着喊了两下,并没有得到回应。

    这就是考验?

    又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就在李乗南快要产生自我怀疑的时候,眼前陡然一亮。一座巨大的白玉建筑群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地面也全部都是白玉石板,脚踩在上面可以看到自身的倒影。

    “这就是西昆仑?”

    “如此巍峨的宫殿,究竟是怎么建造的。”

    两道声音响起,李乗南侧目看去,发现了两名少女,其中一人穿着淡绿色长裙,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李乗南只是一眼便认出了此女。

    建安伯的独女——慕容雪!

    至于另外一名女子李乗南没有注意太多,不过能跟慕容雪走在一起,想必也不是普通人。

    “嗯?李乗南!”

    许是感觉了李乗南的目光,少女侧过头,让李乗南没有想到的是,少女竟然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你认识他?”

    另外一名女子有些诧异。

    “他是李松那个老狐狸的儿子。”慕容雪哼哼了一声,想来是对户部侍郎李松没什么好印象。

    “李侍郎的儿子不是李乗默公子吗?”

    问话的女子露出了疑惑之色,她口中的李乗默正是李乗南的大哥,也就是李府的嫡长子,将来注定会继承家族的李府天才。

    “他是李乗默得弟弟。”

    慕容雪简单说了一下李乗南的身份,她身边的女子闻言,瞬间失去了兴趣。

    庶出,庸才。

    没有结交的价值。

    李乗南也没有和他们交流的打算,他转身寻找起了海叔。才这短短的一小会,平台上面已经有了数百人,这些和他们一样都是从迷雾台阶上面走出来的。可惜的是李乗南依旧没有找到海叔,这让他有些焦急,开始担心海叔的安全,毕竟他们是京城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