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分神座
    京师,天空突然暗淡了下去。

    “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被这股异象所吸引,就连皇宫当中的那位不问世事多年的皇帝魂冲都被惊动了。

    “这天,要变了啊。”

    绯红色官袍的李乗南停下脚步看着天空。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李乗南已经快五十岁了。他蓄了须,脸上有了皱纹一副画卷中最常见的中年士大夫形象。其实他也可以保持相貌不变,和师父阿青师叔叶尘那样一直留在年轻时候,但他放弃了。或许是因为国事耽误了。又或许是因为不想让挚爱的夫人伤心,所以他选择了和普通人一样老去,最起码外表看起来是这样的。

    现在的李乗南没了昔年的戾气,和父亲的恩怨也在多年以前就已经了结了。另立门户的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李府。平日里的李乗南看上去就和普通人一样,上朝下朝,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这位也是一位血修者。他本身就是大气运者,三十多年过去他的修为也一样到达了第三阶。在血修者当中的辈分更是奇高无比,除了叶尘他们三人以外,就属他最高。二代弟子,以他为尊。

    伴随着李乗南的话落。

    京城西面的城隍庙内冲出了一道冲天光柱,不仅京师,神朝各地只要有城隍庙宇或者土地庙的地方全部散发出了强烈的光芒、一道道光柱拔地而起,冲向最远的高空,仿佛在那个地方有着一片位于世界之上的神土,收拢了天下所有的神权。

    “神道的时代。”

    李乗南看着国师府中冲天而起的最强一道光柱,眼底闪过了一丝复杂之色。

    昆仑山是他改写命运的地方,但对于神朝来说却是祸乱天下的根源。如今神朝君统御世界,至君权于何地?他这个丞相又该何去何从?

    大势自然不会为个人所改变,神道统御世界是叶尘将近百年时间布下的局。在更深处也是左孟这位造物主的意志,他需要叶尘这个棋子来帮他加快对世界的掌控。所以李乗南的复杂情绪注定没人会理会。

    九天之上,一片虚无的大陆开始浮现。

    最开始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但随着世间信仰的涌入,虚幻的大陆就出现了。

    巍峨的宫殿,飘渺的仙雾。

    中央宫殿,叶尘一人站在仙殿的最中心。

    “第一步,收天下信仰。”

    “第二步,定诸天神职!”

    土地、城隍、神君、天帝!这是叶尘自己主修功法的境界,原本只对他一个人有效,但现在叶尘想把这四个境界写入到这个世界当中,让他成为和斗气境界一样的铁律。一旦成功以后天下所有修神道的人都会尊他为祖,这就是神道的‘道祖’。而叶尘本人就可以凭借这‘道祖’的因果,帮他承载住脱离世界所需要的因果,让他能够跨入道更高的层次,真正的飞升!

    伴随着叶尘的动作,大陆逐渐凝聚成实质,中间的仙殿里面开始出现一尊尊神座。

    中央位置,一张金色的龙椅闪耀着诸天的光泽。

    这天帝的神座!

    许久之后,尘埃落定。整座天界都跟着颤动了一下,下方世界传递上来的信仰光柱慢慢的淡去。这并不是断开了,而是隐匿成了无形的规则融入虚空,普通人没办法看到。到了这一步神道框架基本上就算是搭建完成了。

    “可惜,还差一些。”叶尘的脸色有些苍白。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第二步定鼎天界以后,还剩最关键的一步。

    编织封神榜!

    一旦封神榜编织完成,以后的所有神道修士都将在他的掌控之中,诸天神职将由他来册封。

    “不过目前也够用了。”

    恢复了少许之后,叶尘走到天帝的宝座之上坐了下来。

    瞬间他的意识便游遍了整个大陆,这一次他看到了世界的边界。

    “这个世界太小了,我一定要挣脱出去,做到真正的大逍遥,大自在。”

    叶尘收回思绪,随后又将目光落到了旁边的两个神座之上。这两个神座是伴随天帝神座而生的顶级神座,分别代表着人王和鬼帝。天地人构成三界,这才是完整的神道。现在天帝的位置叶尘自己坐了,剩下的两个他也想好了去出。

    “作为老友,就送你们两个礼物吧,此间事了这份因果也就算是还了。”

    叶尘伸手一手,两团神道光团便从旁边的两个神座之上飞了出来。

    而后她屈指一点,两团光晕便穿过了云层,投入到了下方的世界

    昆仑山。

    正在闭关清修的阿青睁开双目,一团金色的光团从天空飞落,没入到了她的眉心当中。意念一闪她便已经明白了这东西的来历。

    “帝座吗?”

    阿青轻笑一声,目光穿过了层层云雾,仿佛看到了位居九天之上的叶尘。

    你已经走的这么远了吗?天帝现在的你,恐怕就算是斗帝也能反手镇压吧。

    深海。

    阿木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飞落下来的光团。

    “鬼帝?”

    看着手中的光团,阿木脸色的表情变幻不断,最后长叹一口气,对着苍穹道了一声。

    “多谢!”

    而后单手一握,光团瞬时融入到了他的身躯当中。

    京师,皇宫。

    为了避嫌皇帝魂冲二十年前就不上朝了,他将神朝所有的事都托付给了国师。外人都以为他是为了展现君王气度,但只有魂冲自己才知道,失去了老祖的庇护之后,他根本就没有了和叶尘叫板的资格。想要活下去,他就必须放权。

    所谓的斗帝大阵也就糊弄一下外人,面对那位深不可测的国师,大阵和人海战术根本就是笑话。

    但今天,这位忍了三十多年的皇帝第一次失态了。

    “为何要逼朕!”

    “为什么不给朕一条活路!你做神帝,置太祖于何地?置朕于何地!”

    只有真正站在魂冲这个位置上才会明白叶尘的举动对神朝的影响有多大。神朝皇帝一向以天子自居,哪怕是开国太祖魂天罡也不敢说自己是神,只对外宣称是神灵点化之人。但叶尘这一步直接绝了皇家的所有传承。他成了天帝,神朝皇帝岂不成了他的儿子?神朝宗室信仰的老祖也成了他的弟子,这是要将神朝所有血脉都踩在脚下。一旦皇室失去了信仰,那么这个家族也就真的完了。

    暴怒的魂冲将他平日里最喜欢的知画撕了粉碎,瓷器碎片破掉的木桌到处都是。屋子里面所有可以砸的东西都被他砸逛了。

    “叫李乗南来见朕。”

    发泄过后的魂冲慢慢的冷静了下来,让下人重新收拾了房屋以后,他坐回到原来的位置,给传令太监下了一个命令。

    很快,丞相李乗南便进来了。

    “李相还为臣否?”

    没等李乗南行礼,魂冲抬起头看着这个帮忙自己治理国家三十多年的丞相,问出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