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二百三十章 天外有天
    李乗南瞬间明白了这位皇帝的意思。

    “陛下还需隐忍。”

    李乗南闭上眼睛,许久之后说了这么一句话。魂冲听到此言瞬间放下心来,这么多年他并不是真正的不问世事,对这位丞相的拉拢他从来都没有间断过。从李乗南入京开始他不知道花费了都大的心思,就连自己的妹妹都送出去了。现在李乗南的发妻正是他魂冲的妹妹,神朝的公主!

    “孤知矣。”

    魂冲没有多说什么,他喊人进来就是想要问一下这位的态度有没有发生改变。这么多年皇室密谋的许多事都有这位丞相参与,如果李乗南态度发生了转变,魂冲定会在第一时间发动清算,不管能不能获胜,先手一定不能丢失,因为皇室这边的胜算本就不多了。

    半日后。

    异象消散,但从这一天起,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了神界的存在,也知晓了天帝的威名。这就是神庙遍布天下的好处,担任国师三十载的效果开始发酵。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就在天下所有人都认为神道将要统御天下的时候,东南王突然叛乱,他命令士兵推翻庙宇,誓要还神朝一片清明。不仅武力叛乱,舆论方面也没有落下。他让人细数了国师叶尘的二十条罪状,每一条都是无比的真切,有理有据,仿佛一瞬间这位国师就成了天下间罪恶的源头,不死不足以平民愤。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汇聚了过来,有人怀疑东南王是皇宫那位推出来试探国师的棋子。

    天界神座之上。

    叶尘俯视下方的世界,伸出手指在座位上轻轻的敲击了一下。

    神道的力量从无尽的信仰网络当中汇聚过来,顺着叶尘的手指凝聚出了一团肉眼可见的能量。这就是信仰的运用,来自于民间的信仰经过叶尘的手之后以另外一种形态返还到了世界当中。这种返还可以是福报,也可以是灾厄。

    “灾厄临空,霉星高照。”

    叶尘神色漠然。

    嗡!!

    蔚蓝的天空之上出现了一颗巨大的陨石。

    这陨石出现以后在空中停顿了大约一秒,随后从天而降。下方正是东南王乱军所在的区域。

    “那是什么?”

    “陨石!!”

    下方正在打砸神庙的士兵感觉到了压迫,抬头的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还怎么打?

    以前的敌人都是真刀真枪的厮杀,但这一次的敌人很明显不按套路出牌,哪有一开始就放陨石的。

    轰!!!

    这种绝望只持续了几个呼吸的世界陨石便砸落了下来。

    大地震荡,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白色的冲击波将周边的树木山石全部从成了平原。中心处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彰显着天帝的威严。一时间天地失声,所有人都被这股力量给震撼到了。

    一指之下,暴乱平定。

    东南王连带着他的叛军一起阵亡,他们的叛乱从始至终都是一个笑话,甚至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这就是天帝的力量?也太恐怖了吧。”

    “如此力量,真如仙佛。”

    京师当中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哪怕相隔万里也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那仿佛灭世一样的天威深深的刻入到了每个人的内心当中,让他们心怀敬畏。

    皇宫当中。

    李乗南看着远方的那一幕面色更显苍老了。

    比起修炼斗气的那些外人,他更加清楚叶尘这一指的可怕。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力量了,里面涉及到了更高层次的力量运用,有许多是他都没有办法理解的。

    “师叔更强了。”

    许久之后,李乗南对着皇帝魂冲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魂冲也是沉默不已。

    如此强大的敌人,让人心生绝望。

    “没有办法了吗?”

    魂冲沙哑着声音询问。

    “还请陛下继续隐忍。”

    李乗南行礼表明了自己的判断。

    “孤只是担心,担心再这样忍下去,皇室的血性就真的忍没了。没了血性和精神,皇室也就没了传承。先祖开创的荣光也会被人遗忘,到时候世人只记得天帝,哪里还有人知道神朝,知晓先祖的伟大。”对于从小听着斗帝老祖传说长大的魂冲来说,这是他完全无法接受的。源自于灵魂的骄傲让他没办法抛弃一切苟活。

    人,总有自己坚持的东西。

    哪怕这些东西在外人看来非常可笑。

    世界之外。

    如果说叶尘所在是地方是天界,那么这里就是天外天!

    “这小家伙心性不错,可以收为记名弟子。”

    已经收拾好一切就等左孟的枯,静坐在左孟的对面,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生命来说,下面世界的千百年也就是一杯茶一局棋的功夫。生命层次不一样,对待时间的感官也不一样。人睡一觉对于浮游来说就是一生,人生老病死对于星球来说也是一样。

    生命层次决定时间感官。

    “等他能跳出来,可入我门下。”

    世界已经进入最后吸收的阶段了,此间事了就是前往枯的本世界了。在离去收割的时候,左孟也不介意再收一个弟子。

    在和枯交流以后左孟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多改变,他虽然不是合道的天道,但枯的很多话还是有道理的。不能什么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现在世界少层次低还好说,等将来晋升了天界统御诸天万界的时候,光是杂乱的琐事就足以将他缠绕的动弹不得。

    作为造物主,他的权柄高于所有生灵,世界对于他来说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完全斩断可以,但那会削弱自己,不符合自身的利益。

    “他现在这状态,想跳出来还需要一个对手。”

    一个无敌的人,在失去了竞争对手以后很容易失去方向。在现在的斗气世界叶尘已经无敌了,他虽然知道更上面的世界还有‘仙人’的存在,但他不知道如何去追寻,放眼天下连个对手都找不到。

    “确是如此。”

    左孟想了想,伸手在世界上点了一下。

    “我就送他一个对手吧。”

    一缕无形的力量顺着世界渗透了进去,化作一道流光穿透皇宫,融入到了皇帝魂冲的身上。

    正在辗转反侧的魂冲陡然睁大双眼,无数记忆涌上心头

    “我没死?!!”

    魂冲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把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窗户边上看向了外面的景象。

    “这是三年前!”

    正在他惊喜莫名的时候,脑海里面突然想起了一道声音。

    叮!大皇帝系统已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