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陌生的温暖
    “一件。”

    左孟总共就造了三件,没办法之前来的时候准备不足,就在门口捡了三颗石子。

    “多谢!”

    吴火龙迅速抢过一件塞进怀里。他到也没有起别的心思,像左孟这种不把秘宝当秘宝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和这种人交易还是本分点好。

    “除了这两个人,还有其他别的吗?要最顶级的天才。”

    文浩一暂时找不到,慕容文博应该不用去找就会送上门,所以左孟准备尽量多打听一些。他记得当初在城市联盟展会上也有人说过几个天才的名字。

    “祝家的祝笑、薛家双胞胎。还有十六联盟‘星’的天才导师蔣狂人,‘暗’的方亮,这些全部都是州域级的天才,在各自所在的城市都是最耀眼的,具体对比起来,应该和我们风雪市的慕容文博差不多。”

    吴火龙说出了那几个左孟曾经在城市联盟听到过的名字。

    天才不是大白菜,随随便便就能抓到的。平均下来也就那么多,听到重复的名字一点都不奇怪。

    这些人都是中州出生的,每一个都代表着一个城市的气运,左孟推测了一下,这些人应该和未受挫折的于墨一个等级。正常来讲于墨应该也是和这些人一个级别的,只可惜他被周东方给暗算了,气运被对方分了一半过去,所以才弱了这些人半筹。

    “除了这些每个人都知道的消息以外,我还知道一个前不久才出名的冷门天才。这个人虽然名声不显,但刚冒头就干了几件大事。据说现在也已经被国会给通缉了。”

    说道这里吴火龙好像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冷门天才?”

    “食灵者——严宽。”

    听到这个名字左孟的脑海当中浮现出了胖子的形象。那个喜欢看漫展小姐姐的猥琐胖子好像就叫严宽。只是不清楚为什么出名了,他之前一直那么懒散,天天往小姐姐大长腿前面钻,怎么看也不像是励志型天才。

    食灵者这个称呼也不像是什么好名号。

    ‘那只眼睛?’

    左孟想起了展会上,严宽叔侄展出的东西。那颗拥有诡异气息的眼球,这也是左孟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的人身上看到诡异类产品。

    “严宽这个人很古怪,有关他的消息也不多,只知道这人刚一出现就吞食了所有族亲的灵魂,后来又在案发现场吞食了整个警备队,近二十多名超凡者的灵魂,被列为了一级通缉犯。危险程度仅次于神迹会成员。”

    危险程度什么的,左孟直接过滤了。他都是大贤者了,还怕这个?

    “吞食了所有族亲?”

    左孟很意外,他想起了胖子严宽的二叔,从当时情况可以看出,胖子和他的二叔关系很好,应该不至于发生这种事。如果真和吴火龙说的一样,那么严家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还是那种身不由己的大事,否则胖子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走到这一步的。

    “是啊,我听说族亲里面还有他的父母兄妹。狠人呐!六亲不认的疯子,如非必要的话,我建议你不要去招惹他。”

    “这么说你有他的消息?”

    “有些过时了,不一定能找到。”说话间吴火龙取出纸笔,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地名。

    “这消息不错。”

    左孟收了纸张,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嘿,果然是有钱人,今天真是走狗屎运了。”

    收了左孟留下的最后一块秘宝,吴火龙取过旁边的黑色帽子,又将帽檐拉低。而后出了午夜咖啡厅的门,之后迅速拐进旁边的一间民房。过了几层掩护之后轻车熟路的换装,从一道不起眼的暗门溜走,几个拐弯之后消失在了风雪当中。这让几个尾随的人只找到他丢下来的衣帽。

    吴火龙本就是风雪市的地头蛇,怎么可能被这些人暗算到。

    夜晚的风雪更冷。

    比起白天,夜晚的风雪几乎把道路都给掩埋了。

    左孟从一间民房当中走了出来。

    这个地址是之前吴火龙留下来的,左孟过来是想提前找到胖子严宽。当初他曾经见过这人,知道严宽的超凡体质和顶级的气运,这人修炼造神之书的话,带来的收益绝对比于墨要高。只可惜严宽现在是通缉犯,行踪不定。从屋内留下的痕迹判断,他应该是在躲避什么人。

    这地方最起码荒了有十天以上了,也就是说当日吴火龙发现他之后不久,严宽自行就转移了。

    “真是麻烦啊。”

    左孟踩着积雪,顺着街道前行。

    找不到严宽,那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如果是在幻梦界就好了。’

    左孟越发怀念造物主的权柄。

    走了没多远,左孟遇见了一个扫雪的环卫工人。

    风雪市这种环境,如果没有扫雪工人的话,很快城市基础设施很快就会瘫痪,道路都会被冻坏。城市能够正常运转,离不开这些人默默的付出。

    “我能跟你打听个人吗?”

    左孟停下脚步,对着环卫工人说道。

    胖子严宽找不到,他准备先去找慕容文博了。差点也就差点了,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总比漫无目的的瞎逛好。

    扫雪的环卫工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她穿的很厚。正在低着头默默的工作着,听到声音还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左孟以后才松了口气。

    “小伙子,你怎么穿这么少!”

    看着衣着淡薄的左孟,环卫大姐有些惊讶。

    这个点城市里面的人都还没有起床,也就她这种特殊工作的人才会早早出来。左孟这身行头看的也不像是落魄的流浪汉,精气神也不像,所以大姐才会这么问。

    “我身体好,不冷。”

    “谢谢!”

    “谢啥啊,给你一副手套吧。”

    环卫大姐笑了笑,只是简单的问候罢了。

    这人太奇怪了。

    说完环卫大姐回到自己的扫雪车内,从里面取出了一双棉手套。上面还有‘风雪市环卫’的字样,应该是单位发放的,不怎么值钱。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很不错了,本就是陌生人,这是没有目的的善良。

    “衣服我也没多的,就不给你了。我看你也挺年轻的,早些回去吧,小心别冻感冒了。”

    说完大姐便把手套送给了左孟。

    陌生人的关心,有种别样的温暖。这种不怀任何目的关心左孟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依稀记得上次有人这么关心他。

    还是在幻梦界的时候。在那个纪元当中好像有个叫知画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