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五百零九章枯竭
    “奥术血脉被抽空了,这人的资质不错,奥术血脉被抽空以后人也就废了。”

    左孟检查了一下,一眼便看出了守卫的死因。

    在这种奥术枯竭的大环境下,资质越好,死的越惨。

    掠过守卫,左孟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路上死掉的人越来越多。活着的也都是苟延残喘,一些严重的甚至大脑受损,连奥术相关的记忆都被剥夺了。看着这一幕左孟和琼斯两人心底发寒,奥术师们究竟招惹了什么样的敌人,竟然从根源是否定了他们的一切。就眼前这种局面,再过个三五百年,世上还有没有奥术传闻都是两说!

    “已经空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左孟在浮空城废墟内转了一圈,除了死人以外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本以为变革的时候会出现一些端倪,但现在看来压根就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任务:寻找遗失的奥术文明。

    这个任务估摸着是完不成了。

    别说千年前的事了,现在巨变的缘由他都没有找到。本以为会和人间博弈一样,获胜者会在最后关头出现摘取胜利的果实,但结果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也许这所谓的敌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在意过‘奥术师’这个敌人,又或者说站在对方的角度上,甚至不知道自己无意的行为覆灭了奥术师的文明。

    “这种枯竭会蔓延吗?”

    琼斯看着满地的干尸,隐隐间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com

    比起左孟,他的影响明显要大上许多。因为左孟的核心是武道,他猫头鹰的本体则是奥术造物。不久前他尝试过联系自己的种族,发现所有的信号都断掉了,偶尔有声音传回来也都像信号不好的收音机,断断续续的。这无不证明他们这种奥术改造的生物也开始被影响了,按照这种幅度下去,他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以前寿终正寝的想法,还是太过天真了。

    这世界!

    怎么可能有感情?

    祂的眼中,一视同仁!

    “走吧,肯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相处了这么久了,怎么也算是半个朋友了。可能的话左孟还是希望帮助一下琼斯的,最关键的是奥术文明的崩塌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这一次是否定奥术,那下一次否定武道怎么办?到时候他是不是也会和这些奥术师们一样,悲惨的死在废墟当中,尸体都没人打理?

    左孟再次回到了皇室。

    三大剑圣也回来了,他们想尽任何办法都没能突破奥术辐射圈,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对左孟更加的敬畏了。连带着‘艾格’家族的皇位也愈发的稳固,哪怕瓦伦已经有些老糊涂了。

    左孟在沉寂,星空却在沸腾。

    不是所有位面都和雪狼帝国位面一样有左孟坐镇,也不是所有位面都是这么弱小。

    浮空城巅峰的时候镇压过无数位面,其中有好几个文明非常接近他们了。对于这些顶级位面来说,浮空城并不是不可能探寻的传说,他们当中甚至会有人往返浮空城。这一次浮空城巨变爆发开来,这些顶级位面纷纷出手抢夺奥术师的遗产,星空都被打爆了。

    战争,持续了一百五十年。

    一百五十年后,新的格局开始生成。

    浮空城时代终结了,新的的光明联盟和机械帝国走上了巅峰,成为了新格局的两大阵营。他们当中的路线也是各不相同,其中光明阵营走的信仰路线,通过信仰来召唤异次元生物作战,算是召唤系世界。另外一边的机械帝国则是科技文明,他们最标志性的战力便是机械海,凭借着机械海的存在,机械帝国成为了和光明联盟平起平坐的强大帝国。

    外界纷扰,左孟枯坐。

    一百五十年的消耗,让左孟的寿命再次预警。现在的他只剩下三十几年寿命了,这对于他来说已经到达警戒线了,最关键的是他现在随便一次实验所消耗的时间都是以年为单位来计算的,三十几年对他来说可能连一次正规实验都做不了。

    “这个任务究竟是代表什么意义呢?”

    一百多年时间,左孟并不是虚度的。

    他渐渐明白系统任务的意义了,与其说是生命奖励,倒不如说是引导。系统不会发布无法完成的任务,这个‘寻找遗失的奥术文明’的任务,恐怕一开始他就找错了方向。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的推断,也是最后的推断。这些年里面,他已经把其他可以尝试的途径都试过了。

    收集奥术文明的残留典籍、研究古代奥术,甚至进行过古代奥术的实验。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没办法对任务产生影响,直到现在,在排除了所有错误答案之后,左孟终于明白了任务的一样。

    寻找遗失的奥术文明!

    核心便是寻找。

    而遗失的奥术文明,并不在某个人又或者某些典籍上面。任务所指的,应该是某个特殊的地方!任务的最终目的,也正是把他引导去那个地方。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左孟再也没有了疑惑,他关闭了试验室,准备离开。

    艾格家族那边,他已经不再过问了。

    一百多年过去了,瓦伦都已经不在了,剩下的那些陌生后辈看他的时候都是敬畏多于亲情,陌生大于关爱,剩下的只有无聊的算计和利用,当真无趣。不如来个眼不见为净!

    “兄弟,我走了。等我想到办法会回来救你的。”

    左孟看了眼旁边冰封试验台上面的猫头鹰,这里面冰封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那个跟着左孟从浮空城一路混下来的傻鸟琼斯。一百五十年对于左孟来说,是生命的一部分,可对于琼斯来说这足够走完他的一生了。事实上琼斯早在八十年前就已经撑不住了,尽管没有回浮空城,但奥术文明的崩塌仍旧给他带来了影响。原本上百岁的奥术生命在六十多就撑不住了,当时左孟也没有找到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先用技术把他给冰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