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修真小说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六百零六章 除非大魔
    []

    “师父,我们去哪?”

    路上,知画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虽然获得了前世的记忆,但那毕竟已经太过久远了,这一世的她从出生到现在基本上都呆在父母身边,从来都没有单独出来逛过,更别提上京城这种繁华的地方了。

    朝廷和武林盟都争夺这个地方,是有原因的。

    因为这里确实是天下的核心,气运汇聚点。

    “随便走走,我只是懒得理会朝廷和武林盟的争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左孟也就是一个过客。

    虽然他这个身体有着家族,貌似还有着什么隐秘的历史,但那些他都不愿意理会。来到这个世界做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其他不想管的东西他可没心情去理会。

    活的久了,很多东西都看的淡了。

    真要恢复造物主的位格,估计他身上的人性都不会留下多少。更别提这种在一个世界内,一段时间线中的‘小矛盾’了。

    “我爹娘他们没事吧。”提到周洪生,知画又担忧了起来。

    终归是他这一世的父母,说完全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父亲孤身入京是就是他做出的选择,这种人心中有信仰,改变不了的。”左孟走在前面,脑子里面却是思索着突破大宗师的方法。

    这个世界有着自己的运转体系,他到现在为止走的每一步,都是有武林同道‘帮忙’的。

    无中生有的跨越境界,暂时还做不到。

    或许等到有人破碎虚空的那一天,他能做到。不过这种不受掌控的破碎虚空对于左孟来说并没有太大的益处,最好的可能是他自己来破碎虚空,这样才能把主动权掌握在手中。

    到时候幻梦界降临,直接侵蚀掉这个世界。

    以后‘星空法——乱世’的世界就是他的小弟了,再有人想晋级行星级,就要看他的脸色了。

    正走着。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建筑,让左孟微微顿足。

    众生观?

    当初他杀掉天剑门的那群弟子之后,曾经有过一个多管闲事的老尼姑出来找过他的麻烦,被他顺手给拍死了。当时没太注意,现在看来这个众生观好像也不什么小门派,没想到上京城都有这么大的地盘。

    香火也挺不错的。

    看着往来的香客,左孟准备进去逛一逛。他现在实力达不到潜入武林盟的程度,也没办法去朝廷抢,这两个地方肯定是有大宗师坐镇的。除去大宗师级别的势力,也就只能想办法从其他地方入手了。

    这众生观在左孟看来就不错,正好冒犯过他,双方有因果!

    “正好,进去上柱香。”

    左孟跟随香客一道走了进去。身后知画不明所以,也跟着一道走了进去。

    路上,左孟想着一会用什么借口好。

    对了,那老尼姑叫什么来着?

    果然,这种龙套最没有存在感了。一会还是直接动手抢吧,怎么也有个‘山匪’的名号,讲道理跟这称号不太契合。

    “你你你!!!”

    刚一进门,左孟便听到了一道惊恐的声音。

    循声看去,发现一个还未剃发的小尼姑指着他,吓的手中的扫把都掉在地上了。而左孟在看到这小尼姑的时候,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当日在芦城的时候,他抓过一个俘虏——众生观的小尼姑庄景秀。后来因为和天剑门传功长老厮杀,就把这小俘虏给忘了,没想到都来到上京城了,又让他给遇见了。

    当日这小尼姑的父亲庄天生可是说过,拿他女儿去做通房丫头都没意见的。

    “师父,剑匪来了。”

    看到左孟的笑容,小尼姑吓的扫把都不要了,转身就向后院跑去。

    左孟正愁找不到众生观真正藏书的地方,有这么一个带路的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一路跟着小尼姑,没过多久就到了后院。

    这里有几道门,寻常的香客是不知道的,众生观毕竟是武林门派,外面的寺庙是养活门人日常开销用的,真正的修行地自然不可能在外面。在小尼姑的带领下,左孟和知画来到了一处幽静的小院。

    “何事如此惊慌?”

    屋内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仅是声音传出便给人一种凝神静心的感觉。

    宗师!

    左孟停下脚步,身后不明所以的知画也停了下来。她到现在都还是晕晕乎乎的,不明白那位小师太看到师父以后,为什么会吓的跟见到了土匪一样。

    “师父,杀害灭情师父的凶手来了。”

    小尼姑紧张的看向后面,丝毫不知道她已经把敌人迎过来了。

    屋内沉默少许。

    木门打开,一名穿着最普通灰衣的老尼走了出来。这人走出来以后并未看向台阶下面紧张的小尼姑,而是看向了院子外面。

    “以居士的身份,跟踪我徒儿未免有些有失身份。”

    这老尼姑甚是厉害,竟然一下子就感知到了左孟的气息,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感应到了知画。

    “你也是她的师父?”

    左孟走进院子,见他走过来,小尼姑吓的一激灵,赶忙躲到了老尼姑后面。

    “我之前在芦城的时候杀过一个老尼姑,那人也是她的师父。”左孟笑着说道,那神态就好像踩死过一只蚂蚁一样。

    老尼姑念了一声佛号。

    “灭情师妹嗔念未断,命中注定有此劫数。”

    “你不准备报仇?”

    左孟露出有些意外,这老尼姑好像真的修行到位了,竟然没有从她的身上感应到半分的杀意。

    “仇怨亦是嗔念。”

    老尼姑摇头。

    见到这一幕,左孟顿时明白眼前这老尼姑的境界了,感情这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贪嗔痴之类的情绪,早就已经斩尽了。而且猜的不错的话,这人才是众生观的真正观主,小尼姑的父亲庄天生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就是为了让女儿抱上这位强者的大腿。

    “亲疏同仁,不被情绪所左右,你在修行方面比你师妹强多了。”

    左孟赞道,他本来准备直接动手抢的,现在老尼姑这种态度他反倒有些不好出手了。

    “可居士心中有魔。”

    老尼姑看着左孟,认真的说道。

    老尼姑看出了左孟的不同。这是真正百无禁忌的狠人,在他心中众生平等,哪怕杀了人心中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杀过便是杀过,不会因为踩死一只蝼蚁而愧疚。

    可世间怎会有这种人?

    除非大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