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上官沉南念安 > 第29章 送她最好的礼物,便是我的命……”
    越说南念安越觉心中悲痛,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

    趴在他的肩头,嘴里一直骂着昏君。

    “安安。”

    有人喊她,南念安以为是上官沉醒过来了,然抬头看他却还是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侧眸才看到有人立在不远处。

    南念安警惕转身,却看到了上官允。

    他的脸色仍旧不好,再无之前的风华绝代。

    南念安眼睛一亮,像是看到了救星,忙起身说,“允哥哥,你来的正好,你看看能不能救救他,救救他……”

    她眼中的希冀太过刺眼,刺痛了上官允的心,她竟然想救他,而且是怎么迫切的希望他能够救上官沉。

    上官允盯着她的脸,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问道,“为什么想救他?因为共生蛊吗?其实……”

    “不是。”南念安打断他,“不是因为共生蛊,我不惧生死,但我不希望他死。”

    她的眼中再无半点恨意,取而代之的是浓的化不开的情感。

    他终究还是输给了上官沉。

    罢了罢了,已经堵上他的全部,她还是不爱他半分。

    上官允眼神暗淡,心痛入骨,艰难道,“好,我救。”

    他上前去给上官沉把脉,须臾他对南念安道,“安安,你到门外等候,万不可让任何人进来。”

    南念安点头,郑重的看着他,然后退出房外。

    上官允懂她最后看他的眼神,她已不是全然的相信他。

    但是为了上官沉她不得不得赌一把他的善意。

    上官允望向床上紧闭双眸的上官沉,黯然轻笑,“鸠占鹊巢还得让鹊来救你。”

    他从怀中取出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将上官沉扶起来,喂到他嘴里,等他咽下去之后,便将他扶起来坐正,上官允坐于上官沉后侧,闭眼运气,真气传于掌间,从背后输给上官沉。

    反复喂药输真气两个时辰之后,上官沉终于有所反映。

    上官允一鼓作气,气沉丹田,调动大量真气,灌输过去,上官沉的眼皮终于掀动。

    待上官沉苏醒过来,上官允也已被消耗殆尽,一口血吐了出来。

    刚刚醒过来的上官沉费力的转过身去,只见上官允低着头,奄奄一息的如即将弥留之人。

    “为什么还来救我?”上官沉问。

    上官允气若游丝,“一为兄弟,二为红颜……”

    上官沉扯唇,“救李泛,将他魔化,向他透露我用了共生蛊,欲借刀杀人的是你,拼命救我的亦是你,皇弟,这就是你成不了帝王的原因,你的心不够狠……”

    李泛缓缓抬眼,有气无力的,“你又何尝不是不够狠?如果你杀了我,又怎会受此重伤?如果你狠心,又怎会让李泛之事断于此处而不追究?你明知道是我,却还是放过我。”

    上官沉笑,神色却淡漠,“不追究你,是不想她忧心,你以为是为了你?”

    上官允,“我救你,亦是不想她伤心。”

    两个男人俱都脸色苍白,但是眼神却锋利,谁也不让着谁。

    上官沉讽刺一笑,“这世上根本没用共生蛊,是吗?”

    上官允,“是。”

    听到答案,上官沉竟是笑了,这样也好,就算他死了,也无妨。

    只是……

    上官沉皱眉,“你就不怕李泛把她也给杀了?”

    上官允,“不会,我知道,你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再受伤。”

    如此善于揣测人心,用共生蛊骗过了他,亦骗过了李泛。

    上官允知道上官沉不会在让南念安受伤,所以假意借共生蛊之名来医治南念安,再借助共生蛊之名刺激李泛,用药物让已经走火入魔的李泛更加癫狂到想毁灭一切,李泛此人一贯狠毒,他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掉,所以得知上官沉和南念安用了共生蛊,国仇家痛,爱恨情仇瞬间连接到了一起,他想弄死上官允亦想毁掉南念安,上官允知道,李泛必定会过来刺杀。

    上官沉,“你比她了解我”

    上官沉眸光沉了沉,“既然我和她没有用共生蛊,那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你又是如何治好她的病的。”

    不知此话如何牵动了上官允的情绪,他竟是又吐了一口血,上官沉给他递了块布过去,上官允接过去,简单擦了擦唇边的血迹道,“给你吃的东西不会危及生命只会让你受点苦头,救她我用的是换命蛊。”

    上官沉神色一惊,“你用你的命换了她的命?”

    上官允痴痴笑出来,“你以为我不知道她不爱我吗?你以为此番利用李泛是为了和她双宿双飞吗?我只是……”

    他闭上眼,“想在我临死之前,让她自由。”

    上官允,“她半生牵绊,借由我而起,由我种因,由我了断。”

    如果不是我当初救过她,如果当年我没有接受她的玉佩,如果……一切皆因他上官允,才有了上官沉的算计……

    上官沉半晌没说出话来。

    虽然上官允不够光明磊落,但他上官沉又何曾事事光明磊落,若非当年略施计谋,她爱上的断然不会是他上官沉。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也算是他自食其果。

    上官沉,“爱恨无由,岂是你说断就能断的,如果这么容易,那么你又何以揣测我到这般境地。”

    如果爱恨能够被人随意摒弃掌控,那么他上官沉又怎会因为一个女人差点丢掉性命。

    上官允笑了起来,虽是落寞,倒也轻松,“皇兄!”

    上官允正色道,“莫要在辜负于她。”

    上官沉,“鬼门关走了一趟,还有什么不能给她的?”

    上官允再度笑起来,释然的点了点头,道了声好,又听他道,“她的病已痊愈,你的伤也无碍,我也该身退了……此生送她最好的礼物,便是我的命……”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上官沉已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只见他低着头,不动不言。

    “皇弟?皇弟?”上官沉眉头蹙起,抬手覆上他肩膀,正要说话,然上官允却摊到在榻上。

    上官沉大惊,伸手探他鼻息,却发现上官允已经没了呼吸。

    “皇弟!”上官沉痛呼出声,“皇弟,你这又是何苦呢?”

    兜兜转转,要的却是他自己的命……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手了断任何人,所以他选择了断自己。

    听到上官沉的声音,南念安即刻推门而入。

    见到眼前的场景时,南念安猛然僵住,在说话时,声音发颤,“他……怎么了?”

    上官沉手捂住眼睛,“他……”

    上官沉没有将话说完整,但是南念安已经明白。

    她慌忙跑上前,跪于床边,一眨眼,眼泪就掉了下来,颤抖着抓住上官允冰冷的手,“允哥哥……”

    终究是她害苦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