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都市小说 > 上官沉南念安 > 第30章 结局
    上官沉没有告诉南念安关于上官允的任何事。

    他不希望在她的心里别的男人的痕迹太重,也不想让她知道上官允人性暗的一面。

    真相于她而言太过沉重,就让他当她心里的上官允也挺好。

    反正她也不爱上官允……

    ……

    随着上官沉的伤一天天变好,南念安低沉的心情也逐渐缓和过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命运弄人,来来回回终到原点,他永远都活在她心里,也永远心存感激。

    只是在她自我释怀的时间里,几乎忽略了上官沉,两人之间的交流少之又少。

    这日启程回安平,两人坐在同一个马车内,却相顾无言,气氛莫名的僵。

    若是以前他还能说几句话逗她,但是如今有个上官允横在他们之间,上官沉突然就变的小心翼翼,遂沉默不言起来。

    马车颠簸,他时不时会咳嗽几声。

    南念安眼神微动,掀起帘子对外面说,“慢点走。”

    她这是在关心他妈?

    他闭着眼睛没动,许是马车确实颠簸,也或许是重伤还没好透彻,乏力的很。

    南念安盯着他的脸观察他是否有不适,却看到他额上冒着浅浅一层的汗。

    时至初夏,虽有些热,但并未到非常炎热的时候,他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念着他许是身体尚有些虚弱,便拿出手帕细细的给他擦汗。

    她一触碰到他,上官沉就浑身一僵,但没动,任由她擦着。

    只是她想抽回手的时候,被上官沉抓住了手。

    太久没有这样轻松安静的相处,南念安心头猛的一跳,脸就红了,“你干什么……”

    上官沉睁开眼,就看到她这副娇俏的样子,心里头像是有根羽毛刷过一样。

    他喉咙动了动,开口时嗓音有点哑,“我还以为你打算不要我了。”

    他没有说关于上官允的任何事,就是让她自己做决定。

    如果她要走,他没办法强留,上官允于对于她来说是太过特殊的存在,对于他来说也同样有着血浓于水的兄弟情义,所以她尊重她的一切决定。

    他看着她的眼神太过于炙热,南念安眼睫轻动,低头道,“什么时候不要你了。”

    如果真的不打算要他,又怎会求上官允来救他。

    这句话让上官沉心里的谜团解了开来。

    但是他还是不确定,抓着她的手稍一用力,将她扯到怀中,盯着她的眼睛道,“安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瞧着他那副呆呆的傻样,南念安一头埋进他的心口轻声说,“上官沉你是不是故意的?”

    闷闷的声音继续传来,“你最善于揣测人心,怎会不知我的意思。”

    上官沉的心软的快化了,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别人的心我可以揣摩出来,但你的心我看不清,安儿,说你爱我。“

    南念安摇头,“不要。”

    “我爱你,我爱你……”他星星点点的亲她,然后抵着她的额头,微微喘着重气看着她,“跟我回宫吗?”

    南念安垂眸轻轻点头,他再也不克制,一偏头吻上她。

    迫不及待的吞噬她的所有,还是那么重,南念安吃不消,闪躲着他的吻,躲到他怀里没好气说,“刚刚还虚弱的咳嗽,这会就这么……你是不是装的……”

    上官沉笑,沉稳的心跳伴随着低笑声在南念安的耳畔放大,她的一颗心终究是放了下来。

    掐了下他的腰说,“就知道骗我。”

    上官沉嘶了一声,握着她的手在唇边亲了亲,说,“请夫人责罚,最好罚的我三天三夜出不了房门。”

    这说的什么不正经的,南念安又羞又怒,“上官沉,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贫嘴了!”

    上官沉亲她的脸,答非所问的在她耳边低语道,“安儿,我有点难受。”

    南念安以为他是真难受,忙正色问他,“怎么了?”

    女人一双杏眼清澈如水,让他本就图谋不轨的心,更加不稳。

    上官沉深邃的眸子里透着让人心悸的意图,抓着她的手一直向下,最后停在他暗示的地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想你了。”

    南念安脸红如火,骂道,“别给你点好脸色,你就开始得寸进尺。”

    “夫人怎知我想得寸进尺?”

    “你……唔……”

    或许是得知了她的心意,他亲的肆无忌惮,手也跟着不规矩起来。

    南念安忙按住他的手,磕磕巴巴的说,“上官沉,这是在马车上,而且现在是白天,你别这样……”

    上官沉看着她的眼神太过直接,南念安捂住他的眼睛,“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像一头恶狼一样。”

    上官沉拿下她的手,黑漆漆的眼睛盯着她看,像是要吃人。

    “上官沉……”她有些怕他,声音里带了些哭腔。

    上官沉将她揽进怀中,极尽全力压下心头的情念,亲着她的额,轻声安抚,“吓到你了。”

    南念安声音闷闷的,“没有。”

    太久没有在一起,加上现在的情景不适合,加上他还有点陌生,的确有点害怕……

    上官沉笑,“嘴硬。”

    南念安打了他一下,“你能不能闭嘴。”

    上官沉亲了亲她的耳朵,“怕什么?又不是没有过,嗯?”

    说着他的手就顺着被扯开的衣带……攀爬而上……

    南念安一僵,缩在他怀里不敢抬头,“你……你干什么……”

    上官沉低低的声音携着笑意,“先习惯习惯。”

    马车外一派肃正,侍卫不苟言笑,丫鬟不言不语,俱都警惕着周围所有动静。

    而车内却截然相反,别有一番情景,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

    南念安一生都不知道共生蛊跟本不存在,也不知道上官允送了她一条命。

    直到多年以后,南念安去世,上官沉才在她坟前缓缓道来这一生他所没告诉她的事,以及他那不常言表的那热烈的爱。

    他的爱是深沉无言的,他的爱是有瑕疵的。

    或许他不能把世间全部给她,但是他能给她的却是他所有能给的全部。

    相思不诉更显情深。

    深爱不言才更珍重。

    情有独钟,不念不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