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亲爱的法医小姐 > 第806章:我原本就是县主
    获取第1次

    白书香满脸僵滞。

    随即,感觉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

    她是白家嫡女,从小就被人追捧着长大。

    后来嫁进永宁侯府,成了世子夫人,在人前也是风光无比。

    何曾被人如此的奚落过?

    更何况,奚落她的人还是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

    白书香给身边的大丫鬟秋兰,使了个眼色。

    秋兰立刻看向糖宝,大声喝道:“大胆!一个小小的农家女,竟然敢对我们世子夫人无礼!还不快快向我们世子夫人请罪?”

    “世子夫人?”糖宝皱了皱眉头。

    “不错!”秋兰高傲的一昂头,说道:“我们夫人是永宁侯府的世子夫人!”

    永宁侯府?一秒记住

    糖宝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儿熟悉。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花孔雀的媳妇儿!”糖宝恍然大悟。

    当初那个花孔雀在郑家的宴席上,被鸟屎砸了。

    白书香一皱眉,怒声道:“什么花孔雀?我是永宁侯府的世子夫人!”

    心里却琢磨,这个小丫头怕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永宁侯世子吧?

    “我知道,你不必再强调了。”糖宝说道:“你就是那个花孔雀的媳妇儿,当初那个花孔雀还想着害我五哥来着,结果自己不但被鸟屎砸,还被马蜂蛰了满脸包。”

    糖宝说完,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书香。

    很想问一句,郑夫人的侄女叶明研,到底有没有嫁给永宁侯世子?

    不过,既然面前这个人是世子夫人,怕是叶明研的算计落空了……

    白书香听了糖宝的话,更加的恼怒了。

    “岂有此理!不但对本夫人无礼,更是污蔑世子!”白书香气极道:“来人!给我狠狠的教训教训她!”

    “谁敢欺负我们小姐?!”

    石榴上前一步,摆开了架势,护在了糖宝身前。

    白书晴忍不住说道:“二姐姐,她年纪还小,又是乡下来的,说话随意一些,没有坏心,二姐姐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吧?”

    “不错,二姐姐一向大度,她说话开罪了二姐姐,我替她向二姐姐赔罪可好?”白书安上前一步,说道。

    说完,对着白书香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白书香一皱眉,看了一眼这个一向刁蛮无脑的堂妹,又看了一眼一向窝囊废一样的堂弟。

    随即,说道:“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我可以不和她一般见识,但是她污蔑世子,以下犯上,实乃是大不敬之罪,无论如何不能轻易饶了她,免得乱了规矩。”

    白书香说到这儿,想到还要从糖宝手里,获得养生丸和驻颜霜。

    于是,开恩似的又道:“就让她向我跪地赔罪,然后再用十瓶养生丸,十瓶驻颜霜当做赔礼吧。”

    “跪地赔罪?”白书晴惊叫道:“二姐姐,她可是有姑祖母和三殿下护着的,你竟然……”

    白书晴说不行去了,觉得自己二姐姐在作死。

    白书香听了白书晴的话,根本就不在乎。

    太后娘娘和三殿下,就算是再护着这个小丫头,她也不过是一个农家女罢了。

    农家女的身份摆在那儿了!

    即便是自己不让她赔罪,她见到自己,也应该对自己行大礼的。

    秋兰作为白书香的贴身丫鬟,一看主子的表情,就明白了主子的意思。

    于是,看向石榴身后的糖宝,怒声喝道:“我们家夫人慈悲,只是让你跪下认错,你还不快谢过我们夫人?!”

    糖宝扒拉了一下石榴,示意石榴往旁边让一让。

    然后,看向白书香,幽幽说道:“你让我跪你,怕是你还不够资格。”

    白书香一皱眉,嗤笑一声,说道:“你一个小小的农女,竟然……”

    “谁说我是农女?”糖宝直接打断了白书香的话。

    白书香一脸鄙夷的看向糖宝。

    “你一乡下来的小丫头,自然农女!难不成还是官家小姐?”

    “你说对了,我就是官家小姐!”糖宝说道:“我爹乃是皇上亲封的正五品军职,我娘乃是五品诰命夫人。”

    糖宝说到这儿,顿了顿,仿佛根本就没有察觉,自己在扔炸弹,炸的白家一干人等瞠目结舌。

    “而我自己,则是皇上亲自册封的福德县主!有封号,有食扈!”糖宝把最大的炸弹,扔了出来。

    虽然苏老头和苏老太太的品级,白家人并不看在眼睛里,奈何由农户到官家,跨度太大,就显得让人尤为震惊了。

    更何况,糖宝这个县主的封号,可是实打实的够份量。

    “你竟然是县主?”白书晴忍不住叫了起来。

    “是呀,我就是县主。”糖宝一脸纯良的道。

    白书晴:“……那、那你怎么总说,自己是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

    白书晴这话,算是说出来白家所有人的心声。

    “我原本就是乡下来的小丫头。”糖宝理所当然的说道。

    白书晴:“……”

    竟然无言反驳。

    “可是你、你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说过,自己是县主?”白书晴磕磕巴巴的问道,她都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复杂到什么程度了。

    糖宝语气随意的说道:“不过是一个县主罢了,有什么好显摆的?”

    白书晴:“……”

    感觉手痒痒,想要掐死糖宝。

    不过是?

    你听听这语气?

    自己要是县主,必定走到哪里都要昭告众人,然后接受人们恭敬羡慕的眼神儿……

    糖宝的身份一摆出来,在场就没有几个人比她身份高了。

    那些表面上,碍于太后娘娘和轩辕谨的维护,不敢对糖宝表示鄙夷,但是心里却对糖宝不以为然的人,这个时候再也不敢轻视糖宝了。

    话说,本朝自然是有县主的,但那都是郡王的女儿。

    而且,还得是得宠的女儿才行。

    尽管如此,还未必有封号。

    现在,一个口口声声,自己是从乡下来的小丫头,竟然是有封号的县主。

    这让人怎地不怀疑人生?

    糖宝看向白书香,说道:“如此,你觉得我还要向你跪拜吗?”

    白书香:“……”

    “她还不够资格!”

    一个冰冷高傲的声音,自院门口传了过来。

    一袭红色云裳的华宁公主,脸上带着红色的面巾,缓步走了过来。